南禪七日文字檔

南懷瑾先生主持 南廈門普陀寺禪七 開示之文字檔

《南禪七日》 第一集 —— 本師成道與打七


佛說的經典最重要。論,是佛的弟子們,這些菩薩與尊者們,根據佛法的修持的著作。有些論著得非常了不起的,但是到底還是菩薩們,是尊者們的著作,不是本師釋迦牟尼佛的,親口所講的原著。所以學佛:


第一注意依經不依論。
第二依法不依人。以佛法佛說的佛經的所講的佛法為標準。真正學佛,所以我們皈依佛、皈依法,以佛所說的,這個留下來的記錄,那叫做經典。經典是我們後人尊稱它,實際上每一本佛經,都是本師釋迦牟尼佛,在世的時候對話的討論集,或者是這個菩薩提出問題囉,或者那個弟子提出問題囉,譬如大家都知道金剛經,是須菩提尊者為主體所提的問題,這種對話的記錄下來,後世叫做經典。那麼這一種經典就叫做佛法。所以佛法,法字的意思,佛法這個法字的意思包括什麼呢?一切事,事實。一切理,一切道理。一切事,一切理,綜合攏來就叫做法。什麼叫一切事呢?譬如我們學禪打坐作功夫這是一個事實,等於我們普通講中國話叫功夫,功夫就是一個事實,那不是理論能夠講的,譬如,兩個腿能不能盤的起來, 那是一個事實,所以事跟理配合起來這叫做法,就是佛法的法,不是普通法律那個法,所以依佛法不依人。老和尚故意捧我,什麼善知識,老和尚話也靠不住,你們不要聽,我更不是善知識,他是客氣話。不要因為人的關係,要真正以真理為依歸,

第三依了義不依不了義。只有佛經裡還有差別,有些佛經是不了義的經典。什麼叫不了義?不徹底的,不究竟的。有些佛經是究竟。所以要依了義,徹底,了就是徹底。不依不了義,有些小乘的經典,甚至後世還有偽造的經典,靠不住的。但是諸位聽了以後不要認為靠不住,看都不看,都要看,你看了知道那個是不對的。所以譬如有些人講這是外道,我說你學過沒有。外道我怎麼學它。那你怎麼曉得他是外不外呢?你知道了,才知道這個是外道。我們本師釋迦牟尼佛,十九歲皇帝不當,跑去做和尚,出家了。他前面十二年,八、九年學的都是外道,因為他經過外道的修持了,曉得一切皆非,都不對了,不是正法,因此才在菩提樹下,自己悟道的,這個是正法。現在講依了義不依不了義,順便帶到告訴大家這個觀念。

第四句話依智不依識。真正學佛學道,要靠高度的智慧,不是靠腦筋,或者是讀的書、常識與思想來的。譬如大家都學佛都曉得四大皆空,我常常說你肚子餓了,不要吃飯,看你空得了不,你就空不了。你說四大皆空嘛,天冷了,不要穿衣服,不怕冷你做得到嗎?做不到。所以都知道四大皆空,這些佛學一聽了都會了,尤其大家,我常常說一個笑話,諸位不要見怪,

我常常告訴朋友,我最怕是學佛的人。為什麼?一來了以後,看到你合個掌,一臉的佛氣,一身都佛氣,滿口的佛話,究竟什麼意思連他自己都搞不清楚,就是把佛的那些道理拿來做普通的常識用了,變成名詞了,嘴裡滿口佛的名詞,那個真正的意義不懂,所以真正學佛要高度的智慧,佛法是智慧的學問,不是一般的常識,也不是一般的思想,我們首先交待這個。講老和尚剛才的客氣話,我這一番話的重點,希望大家對我,不要寄望的太高,更不要重視我,我是個非常普通的人,只有一點,好像除了我那些老朋友,我請來的老朋友以外,比你們年輕,我多活​​了幾年,比你們多吃了一點鹽巴,如此而已,倚老賣老,只有這一點那還可以,其他都不行的。那麼我也同你們諸位一樣,十一、二歲就喜歡這個,一直摸到現在,現在你看我那個樣子,頭髮也白了人也老了,一無所成。會寫幾本書,那騙人的,肚子餓了才去寫書,沒有飯吃賣文章吃飯的。講到這裡,諸位不累,時間到了,你們告訴我。

講到我寫書的先給你們講個故事,也是不是完全講故事,我這個話有深意,看你們年輕的同學們出家的那麼多,我剛才坐在這裡,感想很大。你看你們這裡,三、四百個青年人,都出家了,這個能不能真正看懂佛經,這句話很不禮貌,但是我講的真話,這是一個問題。能不能真修持到有一點心得,這是個問題。尤其是諸位出家了,社會上不懂,我懂,因為我同你們一樣,從年輕摸起的,我在峨嵋山也閉關,我的老師兄,這位八十歲了,他是我的師兄。我閉關的時候,都他招呼我的,我要一點花生米、什麼東西,寫個條子給他,他都給我弄來的,他現在是四川的老修行,大家都知道,因為曉得我到了這裡,我們五十年不見面了,所以特別趕過來。講到這里為什麼?就是說,年輕人的修行,究竟如何要實證的,你們不要輕視,真正的一個出家人,是社會文化的領導人。我們都曉得出家人為眾生種福田,這句話很可怕的。

古人說,佛門一粒米,大如須彌山,今生不了道,披毛戴角還。我們出家了以後,什麼都不管,十方布施來有得吃有得穿,那不是跟你玩的,要你修行啊!佛門一粒米,大如須彌山,所以吃了佛家的飯,今生不了道,來生是牛變馬,披毛戴角還。我相信諸位都聽過的,為什麼那麼警告呢?古人提出來警告,不是我哦!就是說我們出了家,就要自己修持成就,成就了乾什麼?都曉得為眾​​生種福田,什麼叫福田?你看我們的糧食都從田地裡頭出來的,沒有土地就沒有稻穀,沒有五穀雜糧,我們就活不下去,沒有飯吃。所以這個土地這個田地是有這樣重要,所以,一個出家人,自己成就了,是給一切眾生,一個好的一畝良田。所以我們自己出了家本身不要忘記了,要做到這個資格,那不修持,怎麼行呢?做到了為眾生的福田,才叫做人天的師表。不但人中的大師父,還是天人中的大師父,這樣一個出家(人)重要的身份。

我今天上午,老和尚,我來了看到老和尚帶領大家在修行打坐,我趕快避開了,怕打擾你們,等到老和尚帶領你們去吃飯的時候,我坐在這裡一個一個靜靜的觀察。我看到你們,這怎麼得了,以我們當年我這個老師兄,八十歲。以我們當年看法,好像你們這一代,比我們當年還活潑得多,所謂活潑,連規矩威儀都不懂,好像一點恐懼的心理都沒有,這個我們將來慢慢討論。因此,替你們擔心害怕,這怎麼得了,所以這句話就回來,至少要把中國的古文要學好,把佛經能夠自己看得懂。
為什麼我講古文學好?所有的佛經都是唐宋那個時候的翻譯的多,漢朝開始到唐宋,宋朝以後翻譯的佛經非常少。佛經都是古文寫的,現在叫做古文,當時也是白話文啊!因為時間久了我們叫它古文,是當時的白話。現在人把這個古文的佛經都沒有看懂,你怎麼樣懂進去佛法呢?這是個大嚴重的問題。所以我常常告訴出家的朋友們,甚至出家的同學們,我說唐宋時代每一個出家人,受皇帝,受朝廷的大臣,受社會上每一個人恭敬他。你看唐朝、宋朝,大家曉得那些老同學,都是你們的老同學,李白、杜甫、韓愈,你們都知道的嘛,還有一個蘇東皮,蘇東坡,講錯了,蘇東坡,這些都是,你們都是老同學嘛。你看他們所有這些人的文集,包括歷代的皇帝,沒有一個和尚朋友,覺得自己很恥辱的,所以交了一個和尚朋友,等於現在的人有個大科學家跟你兩個做朋友很光榮一樣,歷代都是如此,現在呢,現在社會上看看,像我在香港,我家裡經常出家的同學來來往往,有人警告我,你家裡少來那些出家人,尤其正月不准來。我曉得,正月看到你們說光了頭,今年倒楣會輸錢的。早晨起來看到和尚尼姑,唉!糟糕了,今天一定倒楣,有些人就“呸”這一下,你以為吐口水,他就是說破這個壞運氣。你看出家的身份那麼高,給今天的社會看得那麼低,這個不能怪人哦,要怪自己本身。
唐宋的時候一個出家人,你看從南北朝開始,大家都曉得,老百姓甚至於宰相這些部長們見到皇帝非跪不可,可是中國的古代的憲法規定,出了家的見到皇帝不跪的,只合掌問訊了不起了,那麼尊重,它的原因在什麼地方,我告訴諸位,因為唐宋時代古代的教育,教的是中國文字,沒有今天的科學、哲學,什麼亂七八糟的這些東西都沒有,當然科學、哲學、宗教都包括在內,所以一個讀書人一定要學會詩、詞、歌、賦,琴、棋、書、畫,寫字四種體一定會,正、草、隸、篆,這十二樣本事都會了,頂大一個學者。那麼唐宋時代呢,這些出家人,比進士,狀元的本事還大,你們的詩、詞、歌、賦,琴、棋、書、畫,正、草、隸、篆,我樣樣會,我的佛法你就不會。第一點那個時候佛經不是現在哦,不能隨便流通的哦,只有宮廷裡頭皇帝才有啊,民間看不到呀!很難得看到幾本佛經,所以出了家的學問,你們普通人,這些博士、碩士的本事我都有,我這一套你沒有,所以連皇帝,連這些大臣名士,都要跟出家人,高僧,那當然高啊。
現在呢,佛經是普遍流通印行了,一個知識份子,學問好一點,尤其是一個大學畢業,或者碩士、博士的,拿來看佛經,明明白白,自己……結果出家的呢,反是不肯讀書了。普通的學位碩士也沒有,博士也沒有,佛經也不大看,換句話說,在家人的學問會的,科學、哲學、宗教,乃至電腦,乃至亂七八糟的開車,打牌,他們都會,你的佛法他們也會,然後問到你呢,樣樣不會,你看這兩個對稱一比怎麼辦,所以我說這個時代,如果不能夠自己充實自己,做一個真正的人天師,那至少練兩條腿嘛,兩條腿坐在那里三天三夜不動,我在美國經常講的,我說有一個中國和尚來,兩腿一盤在白宮門口坐它七天七夜動都不動,白宮裡頭都出來拜拜你了,真的啊!尤其美國人很好奇的,你管我有道沒有道,格老子有腿。道也沒有,腿也沒有,學識也沒有,你說怎麼樣會給人家尊敬。
我這一番話,就是因為老和尚講了一番話,我這個人愛囉嗦,向大家先聲明,希望大家真正做一個中國文化的一個大師,一個好和尚,一個好出家人,領導這個社會,走向一個很嚴謹的路線。老和尚非常慈悲,因為我跟老和尚,我很尊敬他,我們兩也像朋友一樣。這個非常慈悲,對你們比較寬鬆了,以我看你們行住坐臥很多威儀都不夠,很多位太散漫,但是不能怪你,這一代的教育。所以你們的任務,今天把佛法學好了,特別要發心啊,發心什麼,下一代的,中國人的後一代,要你們好好去教化,不是麻胡的,出家不是逃避現實,我今天這一番話是開場白,還沒有講到正題,怎麼樣打坐?怎麼樣修行?為什麼這一次我們會來做這個事情,還沒有開始,我講的不大好聽的話先講前面,是勉勵諸位。

真正的怎麼用功,這一次妙老原來吩咐我的,說我們在這里新修的禪堂,要打七,所謂打七,這是一個普通的說話,那麼打七是什麼意思,就是七天當中專門用功,參禪學道,專門用功。這個“打”是普通話。為什麼要七天專門用功呢?打七是中國唐代由禪宗以後開始的,就是四個字,剋期取證。這又是古文了,所以叫大家把古文學好,再把中國文化根根才挖得出來。剋期取證。自己指定時間,非成佛證​​道不可。譬如本師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他前面修外道,修一切的功夫,十九歲出家,換了好多老師,這個大家都知道,我重複一下。
他一出家了以後,先修 “無想定” 三年,這要注意了,無想定,你看我們的多困難,一個人把自己思想完全把它關閉了,做不做得到?我們夜裡叫你馬上睡,有時候還睡不著。以釋迦牟尼佛的智慧聰明福德,把自己的思想馬上關閉了,無想,得到這個定,還練習了三年,他做到了,三年做到無想定。無想定是個什麼東西我們再慢慢研究。但是因為他老人家修道,證道了,科學也求證到了,他然後,佛經上怎麼講呢?四個字,古文簡單只有四個字,現在的你要寫二十個字,還搞不清楚,“知非即捨”,他知道錯了,這個不是道,丟掉了。
他又去找一個老師,學非想非非想定,也修煉了三年,你們大家在佛學院都研究過的,請問諸位不要客氣,我們是個研究會,怎麼樣叫非想非非想定,請問在座諸位出家在家的菩薩哪一個知道,請舉手解釋一下,名字都知道了,你們大家客氣我替你講,這幾個字都認到了,可是大家也曉得念了,自己去體會過沒有?換句話自己修過沒有,那更嚴重囉! “非想” 不是思想,腦筋裡沒有思想了,這裡要點一點非想,非,非想,“非”這個字又要點一點了,下面非想,所以表面一看我們一聽,非想,非,非想定,請出來考試,你們都答得出來,這是一個什麼功夫,一個什麼方法?不是思想,非想,下面又說,非,非想,又不是沒有思想,這不是矛盾嗎?非想既然說不是思想,又非,非想,並不是沒有思想的思想,那算個什麼東西。你們諸位青年同學都在學佛學的,有沒有想過啊!非想,非,非想,不是思想。但是,不是沒有思想的,都知道可是不是思想。腦子沒有亂想,心裡沒有亂想,不是思想,可是都……又不是說不是思想,就沒有死人,世界上有誰做到,沒有思想,棺材裡頭那個朋友,他​​是徹底沒有思想的。所以他做到了非想,又非,非想定這個功夫境界,都很容易的,不是困難。可是大家因為佛學自己沒有研究好就困難。
可是在我們本師釋迦牟尼佛,這樣也修持了三年才做到。做到了以後,他都科學實驗的,佛經上用四個字,知非即捨,他認為這個不是道,所謂道不是生命的究竟,他把它又丟掉了。沒有老師可找了,印度的所有大師們他都學完了,沒有可以找的,自己一個人跑開了,跑到雪山,大家都曉得雪山在哪裡,就是現在尼泊爾的北面西藏的南面。
他跑到中國西藏的南邊,尼泊爾的北面,到這個雪山上修苦行,苦行,自己給自己苦吃,六年。傳記同佛經記載,他每一天只吃一顆果子,乾果。所以六年當中餓得,自己摸摸肚皮摸到背脊骨了,你看​​肚子餓扁了,人是這個時候,他還只二十幾歲,蒼老的不得了,那就是現在人講營養不良,什麼毛病都來了,這樣搞了六年。他為什麼要修苦行呢?這個我們中國文化里頭不會產生的,有,現在還有,現在也有大陸,我講大陸,現在已經回到大陸,還講大陸,中國,台灣,東南亞,日本,都還存在的修苦行。修苦行印度就更嚴重了,有些修苦行的人,自己頭髮拿指頭都拔光,長出來就拔,鬍子也拔掉,各種各樣的磨練自己。有時候永遠給火烤,有時候泡在水里。
你說你們這個打坐很苦,他們修苦行的人,就是怎樣修的,一隻腳這樣站著,就是這樣(南師起身示範),準備死在那裡,這樣入定,都是苦行里頭的,各種花樣。印度當時的文化,一部份認為苦行是道,所以他也去修苦行,修了六年,他都做到了,知非即捨,不是,他就講一句話,苦行非道也。可是你們注意哦,這一句話給你們大家給我們好用了,所以我要快活一點,苦行非道也。我也不要吃苦,這樣講就錯了,他說苦行非道也。然後,沒有老師可找了,自己下山了,已經變成背也彎起來,瘦得不得了,跑到中印度,恒河邊上,然後碰到一個牧場,一位小姐看到這個老和尚,其實那個時候他不過三十一歲,這個老和尚好可憐,快要死了,才供養他牛奶,他重新又吃營養的東西,當然,佛經上說只喝牛奶,有沒有吃牛肉不知道,當然沒有這回事,這個不必深究了。那麼換句話說,他恢復普通人的生活,要營養的東西再恢復這個體能,又恢復了,到底年輕嘛。因此,他跑到印度的恒河邊上,一棵樹的下面,這棵樹為了他成道的紀念,所以叫做菩提樹。原來不叫菩提樹,這個有各種考證了。菩提者覺悟也,大徹大悟的意思,梵文叫菩提。
那麼他在這個時候,在一棵樹上(下),自己弄一些草來,做個座位打坐,不像你們諸位,還有給你做好棉花的墊子那麼講究在享受了,自己弄個草,這種草印度有,現在我們到西藏學密宗呢,也用一種草,叫吉祥草。有時候學密宗插頭頂,所謂頂開了,可以往生西文的一根草就插下去了,那個就是吉祥草。不過不要認為插了草就對了,我在西藏學密宗,我自己插自己笑,插草就是把自己賣掉,中國人說是要賣身了,就弄個草在頭上編起來,那個另外將來再介紹。他以吉祥草做座位,自己沒有辦法了,坐下來,他就發了狠,這一次下了死的決心了,釋迦牟尼佛座上盤腳打好,不證菩提不起此座。古文就是這樣寫。我假使不大徹大悟,找出人生宇宙生命的真諦,不證得這個菩提,菩提就是覺悟,不大徹大悟,不起此座,四個字要注意哦!你懂了古文就很簡單,我們現在講土一點,格老子就死在這裡不起了,腿都不放了,我就死掉,坐死在這裡算了,你看古文四個字多漂亮,不證菩提不起此座,多美啊!你想像那個內容代表什麼,他說,我這一次假使不能悟道,就死在這裡,兩個腿不放坐到坐死算了。
因此,七天當中。第一天,因為就發了天眼通了,第二天,天耳通,當然五、六天六通具足,第七天早晨抬頭一看,佛經怎麼講的,你們同學們接一句,一定會,怎麼說啊,睹明星而悟道,對不對,大聲一點嘛,這學佛的人多大的氣派,還不好意思說話,那怎麼成佛呢!睹,就是看見了,明星,現在我們廈門電視台哪一個明星最有名,是不是看到這個明星,怎麼看到明星而悟道,現在學術家就拼命研究,明星,這顆星是什麼星,還是太白金星,還是早晨起來的辰星,有人說是月亮,天快要亮的時候抬頭一看,太空,天空上面什麼都沒有,一顆辰星在那裡亮,這個時候他悟道了。他怎麼講呢?奇哉!是古文哦!現在所以要你們好好學古文,古文學會了,白話文才寫得好,你們想鋼筆字、原子筆字寫得漂亮,要毛筆字寫得好,鋼筆字就漂亮了。現在人那個寫字給我寫信給我,我有時候要命啊,比考古還難,那些字都龍飛鳳舞的看不懂啊,又寫的,寫不好自己又變花樣,很痛苦。
奇哉,真奇怪啊,自己感覺到奇怪,一切眾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世界上每一個人,不止每一個人,每一個生命。一個螞蟻眾生,包括了很多的生命,都是佛。個個都得道了,皆具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妄想執著,注意這四個字,不能證得,所以不能夠得道,不能成佛。那我們注意了,我們在家、出家,天天想打坐成佛,是不是妄想呢?是不是執著呢?你們一定……我們有時候自己解釋,我們這個是學佛,學佛不是妄想啊,非打坐不可,那不是執著嗎?這都是問題。那麼我不打坐好不好呢?也是執著啊!我不學佛總行吧,更執著!這樣講話就是禪宗。反正你這樣也不對,那樣也不對,不對的更不對,只因妄想執著不能證得。
所以他就要走了,這一下他得道了,那麼才感動了天人,向他前面跪到,您老人家不能走,您多生多世發願,悟道了以後要度人,世間一切眾生。現在您得道了,怎麼可以不弘法不傳出來。所以你看在法華經上到處看到佛說的兩句,古文兩個字,止!止!我法妙難思。什麼叫止!止!呢,古文這兩個字,現在怎麼寫呢?寫白話。你算了吧!算了吧,不要講了,算了,算了不要講了。他說你要問我這個我沒有辦法傳給你,我所得的法門,妙,非常妙,不是你們用頭腦思想想得出來的,我給你一講了,就變成學問變成知識,一變成學問變成知識你佛學再好了,佛學詩文也高明了,同這個道就越來越遠了,所以說止!止!不要說了,不要說了,我法妙難思。
但是他還是後來說法四十九年,我們花了那麼大的時間,那麼一段力氣,說明什麼,大家不要忘記了,學佛第一個,要培養自己的頭腦邏輯,剛才我從頭講到現在為了解釋什麼?所以很痛苦啊,你們跟我那個同樣的程度我就講話方便了,就是解釋打七,叫做剋期取證。等於佛一樣,自己定了……他沒有規定自己七天,他是剋期了,他的無期的,無限期的,我假使不悟道,死在這裡,不起來了,結果七天他悟道了。所以後人禪宗仿造他的行為,拿七天來叫做打七,這是第一點。第二點釋迦牟尼佛悟道,真正的下了狠心,只有七天哦,所以你們諸位想想,你也去下七天狠心,我們多兩天,九天也可以,有什麼關係,便宜點嘛,便宜賣,你做到嗎?做不到,不要忘記了他前面他是一個太子,而且是獨子,不要人家老百姓投票一定做皇帝的,他不干,他認為這個人生啊,不是一個政治、一個哲學、一個教育能夠解決了。
他要追求生命的真諦,他毅然跑去出家了,逃走了。逃走了以後,他經過十二年求證的苦修,才有後面七天的剋期證道,老實講,他前面不是漸漸的漸修來,還是有問題的,所以我們要懂得這個,不是說拿七天來就……那麼為什麼七天呢?這同我們自己的文化也有關係囉!佛的文化是東漢以後才過來,我們老祖宗的文化早就告訴你了,在易經上,七日來复,這個七日記得哦!下午就很嚴重的東西就會來了,七日來复,一句話,這個宇宙的生命的道理,物理世界,這是個科學的問題,七天一個迴轉。我們要曉得,世界上講科學,科學以數學一路領先,科學以天文學為第一位,天文科學,可是數學與天文學,數理學,數理的科學同天文學我們中國二千年以前就一馬當先向前走的,我們二千年後,我們自己的中華民族的炎黃子孫,現在科學是萬分的落後,都對不起自己的祖宗,
所以我們祖宗早就曉得七日來复這個迴轉,大家只曉得講氣候,五天叫做一候,以陰曆為標準,
我現在來不及給你講易經,大概提一下常識,五天叫做一候,三候叫做一氣,六候叫做一節,過節,清明節,不是端午節、中秋節,那個是不對的哦!二十四個氣節,五天是一候,三候是一氣,六候是一節。一年七十二個候,二十四氣,二十四個氣節,三百六十五天多四分之一。這個太陽在宇宙圍繞,地球,地球在太陽系統裡頭,各走了一圈是一年,叫做一周天。這個週天當中,七的數字,七分鐘,現在講七個鐘頭,七天,七個月,七年,非常大的關係,同大家修道有絕對的關係。打坐修持我們再慢慢介紹,先告訴大家,這都是中國文化的要點,很基本的道理,所以這個是第二點。
向諸位介紹打七這個七天的重要。後代的禪宗用打七,禪宗用來打七是什麼呢?禪宗從唐代馬祖百丈以後,慢慢形成了禪堂,禪堂裡頭大家長年都在那裡參禪修道,什麼叫參禪,我等一下要介紹,要求悟道,都大部份一輩子住在禪堂裡頭,老死在這個里頭,沒有悟道的,古文四個字,如麻如粟。這四個字形容好漂亮的字,罵人罵得好嚴重。
學佛修道的人那麼多,像農田裡頭的麻,像稻米那麼多。換句話修道的人那麼多,成功的一個都沒有。如麻如粟那麼多。那麼因為禪堂裡頭出家的那麼多,我當年看到的,有許多人打坐坐在那裡,好好的,坐得好得很,可以一天都不動,你看他在那乾什麼,還不是無想定,睡覺。打坐睡覺。傳你們一個好袐法,密宗,注意啊,要睡覺,給師父看見你很用功。兩個肩膀一端,把頭一架起來,儘管睡,你不會這個,一打坐睡起來,就給師父看出來了,睡得很穩,可以睡一輩子,將來老和尚修個禪堂你們討褡住在這裡,天天打坐,都在睡覺,因此後來就是嚴厲到了冬天的督促住禪堂人打七,一天裡綿綿密密的訓練,這個叫打七,禪宗裡頭開始。
所以我……老和尚為了你們年輕人,發心化緣,我們李居士出功德,將來都慢慢介紹,修了一個禪堂,他要打七,你看你們這些修行,前輩子都在​​禪堂裡坐了八九十年,現在剛剛才來了,當年的老修行,腿子都沒有練好,打個什麼七,打一都不能打,還不要說打七,所以打七的道理是這樣。後來有各種各樣的打七,學淨土的人打佛七,七天念佛,那麼其他的人,拜經懺的也用七天,各種各樣都是禪宗裡頭來的。真正的禪堂,真正的打七,等到慢慢給您介紹,這些都是知識問題。那麼老和尚提出來了以後,觸動了我一個感想,所以我告訴一聲老和尚,你打你的七,你要我來說,我要改名字,這個老和尚這個人之高明那沒有話講,你說什麼他都對,那當然你要怎麼改就怎麼改,別的老和尚做不到的。這個和尚老了那個腦子的頑固,比山門外的那個石獅子還厲害,動不了的,嘿!這位老和尚圓融無礙。你說什麼,就怎麼做,只要你來,這就被他拴住了,所以把我拴了,就給他拴起來了,我叫做這一次的研究,“生命科學與禪修實踐的研究” ,所以不叫做打七。如果打七,我不能夠這樣給你們講,打坐經行,經行打坐,那是另一套方法。
所以你們注意不要參加了半天這一次,將來出去說,南普陀這一次妙老主持打七,請那一個糟老頭子那個姓南,還是姓北的,那個搞不清楚東南西北的來亂講一頓,這就講錯了,我們沒有打七,是生命科學與禪修,是禪宗的禪,禪修實踐研究,這一次是這個題目,我們現在本題來了,慢慢來。<br /

《南禪七日》 第二集 —— 生命科學及死亡過程


禪修實踐研究,這一次是這個題目,我們現在本題來了,慢慢來,好像兩腿不太聽命令了吧,有一點消息了,所謂消息者,這個腿開始有點難受起來了,是不是啊,是這樣,趕快放參,等一下再來,先下去,引磬響就下座,十分鐘就回禪堂,要大小方便快去。

為什麼叫生命的科學,我們一句話,下一個簡單的答覆。真正的佛法,尤其是真正中國儒釋道三家綜合的文化,都是講一個生命的科學,因為前幾年,大陸有幾位科學家,經過一個朋友的介紹,他們流行這個氣功,我就笑,我說,我們中國的寶貝多得很,氣功算什麼,我說你們不知道,我們年輕的時候都玩過的。第一步是武功,練武功,武功練好了進一步練氣功,氣功練好了再進一步道功,道功練好了進一步禪功,這是傳統的中國的東西哦。但禪包括了佛家、道家,光講氣功,有許多人練氣功來問我,這個氣守丹田。

我說,你所謂丹田,下丹田在肚臍下面一寸三分,道家講的,中丹田在男女的兩個乳房的中間,上丹田在眉間,守哪個丹田。這個是上丹田、中丹田、下丹田,把氣守哪個地方好。我說不要瞎搞了,這些東西,我從年輕玩起,告訴你們,尤其女性不要隨便開始守下丹田,不到某一步功夫不能隨便守下丹田,女性,很嚴重哦,搞得不好就會血崩哦,男性也有問題的。他說,氣守哪個丹田,我說,丹田是什麼,你也不懂,亂扯,不曉得這三個什麼叫丹田,我說我問你,我們人體是個皮做的,這個皮呀,像尼龍袋一樣,裡頭裝了些肉,裡頭肉把它捏攏來變成心肝脾肺腎裝在這裡頭,每個地方有能道,有通路的,你吸一口氣,把它憋在那個肚臍眼下面那個地方,就留住啦。有感覺啊,我說你拿個棍子打我的小肚子我絕對不怕,我還真可以不怕。

這個也不是氣,你也不懂,我問你,你看那個汽車輪胎,一個氣胎,你把它打氣打進,那個氣打進去了以後叫那個氣留在中丹田不動,輪胎做得到嗎,做不做得到,那個氣進來每個袋子都滿的嘛,那裡還停留,停留在那個上丹田,中丹田,那就是癌症,那個氣嘛,空的嘛,那會停留在那裡,那停留在那裡是你的感覺嘛,不要瞎扯了,而且你把那個留在那里幹什麼呢,做什麼用,免得家裡不要買瓦斯了,就把肚臍放個氣,瓦斯,飯都煮開了,沒有這回事嘛,所以你氣功練得再好為人治病,我說會啊,對不起啊,我是講道理,不是批評氣功不對,後面還有文章的,我說好,我告訴你,我也會,但是我不願玩這個花樣,幫助一下,減輕一下痛苦,有一點幫助,有的,說根本就會治好,對不起,你看所有統計下來,給氣功治療過的,有好處沒有,絕對有好處,把病治好了沒有,該抬的抬起走,該爬的還是爬出去,該躺在那裡的,躺直了的就躺直了,醫不好的,不要說氣功,

我常常在醫學大學,在台灣國防醫學院到處講的,我說你們中醫、西醫兩邊不要爭好不好,因為我外行可以講,我們這裡好多大醫師在,這裡都是大醫生、大博士,等一下慢慢給你介紹。我當年講他們,不管是西醫、中醫都治不好病的,我在台上演講就亂講,西醫也治不好的。中國人兩句老話,藥醫不死病,佛度有緣人。不管你中醫、西醫那個醫藥,那個不死的病自然給你治好嘛,他本來不死嘛,那個該死的病你藥……,你中醫、西醫束手無策,所以藥醫不死病,佛度有緣人。

跟你兩個無緣,譬如我們那個北京這些老朋友,我的老朋友,我們有緣嘛,所以哄來就好玩了,你無緣他就不聽你那一套的,就是這個道理,我說中醫、西醫假使醫得好病,世界上人就不會死了,你們照舊的醫,他們照樣的死,該死的病,治不好的,所以講到人體的科學,後來這些朋友我一談,對不起,你們真正,我願意幫助你們搞起來,中國文化的科學是要發明了,我說,改個名字叫做生命科學,或者是,生命物理。這幾個大科學家一聽,聽我這樣一講,這個好,這個好,這個太好了,可是我還沒有開動呢。生命是包括了一切,真正的佛法是生命的科學,大家不要給宗教外衣困住了,太可惜了,時代到了現在,這個生命科學,只有這一套東西,在今天我們自己中國人來說,只有我們中國一路領先的,這句話我自己講了我負責,這是中華民族特有的文化,外面的西方的科學文明只能作註解,可惜呢,我們自己中國這個文化,有啊,都在那個倉庫裡頭,都在古書裡頭,你們年輕人也啃不懂,白話文入手的,寫兩個字寫得東倒西歪的,文章作得青蛙跳井,撲通,不通,那個古書怎麼讀得懂嘛,那個倉庫打不開啊。生命科學是這個。

我們生命存在著很多問題,所以世界上的人每一個都是科學家,每一個都是哲學家,每一個都是宗教家,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的生命活到,怎麼會來投生?你當時找他作爸爸作媽媽,你在哪裡認識下了主意要他做爸爸、媽媽的,不知道來的,自己為什麼會來變一個人,不知道,這個天地怎麼來的,宇宙萬物怎麼來的,太陽哪一天來的,西方的宗教家解釋,上帝照他的樣子造那個天地,我說誰造那個上帝的,總有個外婆吧,如果上帝是外婆生的,上帝的那個外外婆又是誰呀,一路追下去,追到底,追不出來的,所以宗教家就是說,宗教家比我們那個老朋友軍事重地還重要,謝絕參觀。你不准問,信者就得救,我是信你的,你總讓我看一看好不好,裡頭有些什麼東西宗教是不讓你看的哦,所以佛不是宗教,你們把佛教也當成這樣玩的話,那是佛教的罪人哦,我還順便給你介紹,對不起,我先磕頭,向你們諸位。

清朝有個名士,鄭板橋講了幾句話,把三教的徒弟們都罵了,和尚,釋迦之罪人。道士,老子之罪人。秀才,孔子之罪人。鄭板橋說的,這個話。我現在為什麼引用他的話,所以你們把佛法真正的奧義不拿出來,變成一個宗教的迷信的形式的話,那變成佛釋迦牟尼佛的罪人,釋迦之罪人,字要寫正楷一點,真正的佛法是個大科學,所以我們這個宇宙怎麼來的,人怎麼下來,活到了以後,我的命運跟你倆個怎麼不同,你的命運為什麼如此,為什麼要死掉?這個是生命的道理,這個就是生命的科學,那麼我們打坐修道同這個生命的關係,統統從這個問題來,現在我們把生命科學要正式上路拿出來,這個大概……,這個問題講過了,基礎打好,我們才告訴大家怎麼打坐怎麼做功夫,現在不是我說的哦,生命科學佛說的,我還是老話,很多老朋友,同學都聽我講過好幾次,現在我們重複,我們一個人生下來,活在世界上,有四個階段,生、老、病、死,誰都免不了,釋迦牟尼佛,我們本師當年為什麼要出家,就是為了這四個問題,人為什麼要生,兩個,一個男的,一個女的在一起,為什麼要生出一個人來。雞為什么生出蛋來,蛋裡頭又變出雞來,如果有一個人作主的老闆的話,有一個主宰的話,你生了就好了不要人家死嘛,生了為什麼也要他死呢,都很奇怪的事,這是生命的奧袐。

生了,必定是老,必定有病,必定死亡,生、老、病、死,釋迦牟尼佛為了這個,跑去出家,要跳出這個範圍,對不住,今天我們真正給佛倆個,要請他老人家加被我們,要懂得哦,他呢,活了八十一歲也走了,你說解決了問題,如果釋迦牟尼佛我們這位大老師在這裡,我一定問他,你老人家為了這個,十九歲跑去出家,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你不是證得菩提大徹大悟了,為什麼你八十一歲也走了呢,是不是一個問題啊,這是科學問題,講宗教就不能不敢這樣講哦,釋迦牟尼佛自己有答案給你,可是大家不知道啊,學佛半天都沒有找出來。

所以古人有位辛棄疾,叫辛稼軒,宋朝一個大文豪,又是大軍事家,又是個大俠客,又是個大忠臣,很有名的,我們山東的老鄉,他愛喝酒,他就寫了幾句話,他說,他怎麼講呢,講到佛的時候,不飲便康強,佛家是戒酒的,不准喝酒,如果不飲不喝酒就健康的話,佛壽須千百,那釋迦牟尼佛活一千歲,活一百歲,八十一年入涅槃,可是釋迦牟尼佛活到八十一歲就走了,且進杯中物,我還是喝我的,很有道理,所以鄭板橋也講過這個話,鄭板橋怎麼講呢,酒能養性,喝酒能夠……養的養,性情的性,仙家飲之,學道的人,。學神仙的喝,佛的戒律本來沒有戒酒的,因為一位比丘喝了酒糊塗了,犯了很多戒,後來下命令才把它戒掉,所以這個戒不是性戒,是遮戒,方便之戒。酒能養性,仙家飲之。養性,仙家飲之,酒能亂性,佛家戒之。佛門認為喝酒並不妨礙什麼的,可是會亂性了,那我呢,我則,鄭板橋說的,有酒學仙,無酒就學佛。他這個都是他的方便,有酒喝的時候我學道家,變神仙,沒有酒喝的時候我學佛家,出家了戒酒,他兩頭都佔了,這是笑話,順便講過來的。

所以講到佛既然是為了了生老病死,結果為什麼八十一歲走了,人的生命,是不是有自己可以作主使他活到呢?古書上很多,現在沒有啦,你們不知道,當年我學佛、學道的時候,常常碰到人說,你不知道,我那個師父三百歲了,在​​哪裡,在某一個地方,反正亂吹一頓,很多。你看道家的書,晉朝那個抱朴子書,他說,道家的人最亂,抱朴子,是葛洪是神仙,他那個書上就說,修道的人,扯謊話亂扯的很多,他還親自看到過,有一個老先生,說活了晉朝到……活了八百多歲了,他說這個人跟抱朴子講,孔子生的時候,還在媽媽抱著,我就抱過他,而且我還摸摸他的頭,你將來一定作聖人,你看從古到今扯謊的人很多的,生命這個東西,生老病死,怎麼樣去解決,尤其禪宗標榜,參禪是了生死,生死怎麼了。我們先拿自己來研究,一般人學佛,都想打坐,身體健康的活長一點,為什麼《金剛經》上教我們,無人相、無我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不要認為學了佛以後,壽命就無量無邊永遠活下去的,這個觀念先要拿掉,事實上我們念《金剛經》,念是念,絕對相信,念到無壽者相的時候啊,老實講,我們嘴裡是念心理不甘啊,還是要壽者相,多活一點,你看你們翻開舊的舊本的《金剛經》,上面兩個偈子,是唐朝那個女皇帝,武則天作的,金剛不壞身,願佛開微密,微密,我一下也記不得了,你記得嗎,你記得,你寫,這些老學生,比我老多了,老師不會,他一定記不得,不是,也可以,這個也武則天,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我今見聞得受持,願解如來真實義。這個也是武則天寫的,每一本金剛經上面都印,什麼金剛不壞身……,五個字一句的,想起來再告訴你們,沒有關係,不是我們的本題,《金剛經》裡有提到無壽者相,我們現在作科學研究,先介紹,我們倒轉來生與死的問題。人怎麼死的,只講人,千萬注意這個是科學,不是我說的,都是佛經上有的,可惜你們讀的佛學,佛經裡頭沒有找出來,我們現在幫你們好好找出來,將來還是要你們自己去研究的。我們這個人,一生下來,就死掉了,你信不信,你決不信,道家有一個人,講得比佛講得痛快,莊子,莊子是道家的,《莊子》在道教裡頭這一本書不叫《莊子》,叫《南華經》,《老子》這本書在道教裡頭叫《道德經》,《莊子》叫《南華經》,《列子》這一本書在道教裡頭叫《清虛經》,這是道家的三經,重點的三經,莊子怎麼說呢,方生方死,方死方生。他說,當一個人的生命,宇宙萬物的生命,當你剛剛生出來,那個時候就是死亡的開始,方生就方死,你剛剛生的時候就是死亡的開始,你認為是死亡的時候,是另一個生命的開始,是方生方死,莊子在別一個的地方,有借用孔子告訴他的大弟子顏回一句話,孔子怎麼告訴顏回,傳道給他的大弟子,回也,是顏回的名字,回也,交臂非故。

就這麼一句話,我現在帶領你們,刺激你們年輕的同學們,好好學國文,國文學不好,你研究佛學、中國文化,影子都沒。怎麼叫“交臂非故”?我們兩個對面走過來,你走過來,我走過去,兩個人走到一排的時候,兩個膀子靠都沒有靠,兩個膀子靠一下,你向這頭走,我向那頭走,你的……原來的這一剎那,兩個膀子靠在一起已經沒有了,早過去了,所以,交臂非故,這兩個手那麼擦一下,一下就沒有了,就是佛說的,諸行無常,世界上一切的東西沒有一個永恆的存在,佛法叫做無常,我們中國舊文化《易經》叫作變化,世界上的東西沒有一樣不變,沒有一分一秒不變,沒有一件事不變的,所以它無常不是永恆存在,這個生命是方生方死,當我們一歲的時候已經老了,比你生下,媽媽生下,坐滿月的時候老得多了,當我們十歲的時候比兩、三歲已經老多了,所以每一天都在小死亡,今天的不是昨天的,明天的也不是今天的,都在死亡,隨時在死亡。現在,我告訴你,我常常問人,你看那個生過孩子的太太們都知道。 (這一段文字很促人深省,建議大家重點看看)

那個嬰兒生下來,有些人做過爸爸的都不大負責任的啦,很少看孩子的,那個嬰兒躺在床上玩什麼,你知道嗎?有些人大概知道,嬰兒兩個手不大動的,那個指頭是這樣抓到的,大指頭放在裡頭,所以道家後來打坐就用這個手印,叫做握固,嬰兒這個指頭放在裡頭的,很少有嬰兒這樣,這個嬰兒也許健康有問題,大部份是這樣,都是放裡頭的,嬰兒在床上玩什麼,蹬腳,蹬腳,特別愛踢,他生長在成長,所以七歲、八歲的嬰兒狗都討厭,那狗睡覺他都跑去踢它一下,他兩個腿,等於那個狗長牙齒的時候不咬不舒服,我們人長牙齒小孩子的時候,不咬東西也不舒服,發癢發脹,他兩個腿發脹生命在成長,等到慢慢中年以後,大家坐起來就喜歡這樣了,兩腿交起來,已經不行了,到老年就坐成這樣了,根本沒有生命,生命的死亡從足底下開始,所以一般人說,養精蓄銳,精力也從足底下開始,精從足底生,換句話,一個人發冷,寒也從足底生,所以我常常告訴人,餵,穿襪子,你上面的衣服拿皮包起來,下面光腳,沒有用的,你把下面兩個腿一保護好了以後,上面少穿一點沒有問題,兩個腿,你看老了以後,這個人呢,大家,我們看到,你看男的女的,到了中年什麼呢,中年有一個東西很快就出來,每一個人家裡都種西瓜的,到了中年都出去賣西瓜了,走路這個樣子了,肚子都大了,屁股都向前面挺了,慢慢以後老了呢,走不動了,兩個腿不行了,死了一半,小心啊,不過我兩個腿還不錯的,這是跟你們講笑話。你們注意,所以腿,這就醫學上要研究了,我們有腦科,國際上腦科權威的醫生在這裡他只管頭不管腿的,腦跟腿,只有釋迦牟尼佛告訴你,左邊的大拇指開始,左右腦,跟腦連到的。

所以修白骨觀佛要告訴你,觀修左邊的大拇指開始,他老人家兩千多年前在那里美國留學,還不曉得,在英國留學,他怎麼知道的,那個什麼英國、美國影子都還沒有,他怎麼會知道,越看越奇怪。修白骨觀他告訴我們,高血壓的人,打起坐來,一觀想把自己的頭切下來,倒轉來放在肚子裡頭,不到五分鐘血壓就下降了,他又怎麼知道,所以我們那麼多老師,這位釋迦老師真嚇人,他的智慧學問不曉得多大,可惜你們都沒有看到過,對不對?你們看到過嘛?看到,不錯,講老實話,這些都是寶貝,你們要想修持,所以《禪秘要法》白骨觀,就要好好研究,那是個大科學,這本書,我又怕你們後輩子看不懂,年輕人,又把它古文翻成白話,可是我一輩子做事情有個毛病,做了一半不高興就算了,切一半,所以每部書我都寫一半,下半部都不寫,不翻了,為什麼?你們年輕人活到干什麼的,要接上來啊!我沒寫完你來寫,可是年輕人偷懶,都不干的,《禪秘要法》。

所以人老了,那麼先告訴這個哦,所以等一下教打坐的時候同兩個腿的關係哦,所以老年人,足底都還發燙的,坐下來腰幹挺的,這裡還不挺的(肚子),長壽之相,那個肚子大,不是腸子不對了,就是你不注意骨頭的形態,人明明端正站到很好,精神特別好,可是人要偷懶喜歡這樣,這樣一來整個體形骨骼都變了,變了就快死了,死得快,不是快死,快死同死得快這兩個文字用的不同,有距離的。人怎麼死,一個正常死的人,你們大概看死人不曉得多不多,因為我看得很多,為什麼看得多,很多老朋友要走的時候,我都親自去看他一下,有些還等我來斷氣要命的,然後我來,餵……手,餵……一抓住他,碰到我這個也怪人,好多老朋友我手一抓住了,我說你這個時候不要留戀了,你念阿彌陀佛,快走吧,我幫你念,快一點……,還有幾個我念的,站在那裡幫助他,念了一、兩個鐘頭,他還不肯走,我說不拉你了,你走吧,把手一放,他當真跑了,那還很多。

人死,我們身體是四大,佛說是四大組合,地、水、火、風叫四大,這個你們年輕都知道,還是你們寫一寫,不要懶,有許多新學的大菩薩、老菩薩、中菩薩,都要寫出來的。四大,地、水、火、風,叫四大。大就是大類,這個慢慢來解釋了,所以我們呼吸都屬於風大,人要死的時候,地大先發生問題,你看到醫院裡,快要死的時候,你看到躺在那裡,兩個腳不能動了,所以我們這樣就看到,你讀這個古書的時候,讀到《論語》,你就看到了,孔子的學生曾子,要死以前,啟予足,為什麼叫啟予足,自己兩個腳沒有知覺了,叫學生你幫我腳放放好,啟予手,兩個手也不能動了,你幫我手擺一擺好,而今以後可以免乎,他曉得自己馬上要死了,他說現在起,我很放心,我知道一輩子沒有做錯過事,可以免除了罪過了,因為要走了。

所以這個時候,這種情形,人要死的時候,先是地大分散,身體重了,所以我們假使年紀大了,沒有好好用功的人,覺得自己的身體不聽自己主張了,走路也不方便了,這個地大都出了問題,告訴你,這是一個信號,要死以前先這個……,然後,要死了,就覺得這個身體,到處不能動,壓得很痛苦,身上好像,要死以前,好像一個山壓下來一樣,大石千斤壓下來,這個時候呢,我們今天在坐的,好幾位大名醫都會救得轉來,只要有個辦法,還有辦法,第二步就沒有辦法了,等到地大分散,跟到第二步來的是什麼呢?水大分散,出冷汗了,一出冷汗,那個人正常的死,身體上一出冷汗,冰的,你要曉得我們做醫生做朋友的,摸摸這個躺在那裡那個病人,一摸到那個手,那個汗出來,身體上粘的,又冰的,對不住,很難辦了,那叫做難辦,真難辦了,很難救了,這個時候要死的人,感覺的時候已經昏迷的狀態來了,自己覺得……好像下大雨,好像在海洋中間漂,幻覺通通來了,同做夢一樣,這是水大分散,然後身上,一顆一顆汗珠就出來,最後呢,上面就哦,哦……,那個痰在裡頭打滾,到了肛門一張開了,最後一次大便,也不是大便,最後大腸裡的液體一排,前面小便的還有最後一次的精要出掉,這兩個大小便的水大同冷汗一排的時候,完了,很難救了,然後跟到來的,是風大與火大,呼吸,哦……哦……,最後一口氣斷了,

我死過的,因為我看過,當然我還沒有自己那麼好的經驗,我在旁邊幫忙他死,我說你快點念佛,走啊,走啊,還有些朋友,念了一輩子告訴我,你們注意喲,我知道,沒有辦法唸了,念了一輩子佛,到臨走的時候,我知道沒有辦法唸了,你們注意啊,你們大家說念佛,什麼叫念佛,然後我就罵他了,你怎麼搞的,你心裡念到佛,不要“南無阿彌陀佛”,什麼“嘛呢、嘛呢”的都不要了,你只要心裡念到,念就是這個念頭,我說,你念不出來佛,你怎麼會講話,會曉得自己要死呢?那個就是念,大家念佛不懂得是什麼念,以為,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就是念,那是佛號啊,這個也慢慢再介紹念佛有念佛法門的,這個時候……氣斷到這裡,火大就斷了。

我們曉得,你們都上過唯識的課沒有?我問你們出家同學們,都上過了吧?暖、壽、識三位一體的,意識精神還存在,身上的暖氣一定存在,意識還存在,意識一散掉了以後,要死的時候,暖氣就沒有了,意識就離開了,就靈魂離開,所以人死了以後,以佛的這個科學,你看他幾千年怎麼知道。

所以講六道輪迴,假使這個人,這一輩子的善惡的行為,來生還能夠變人,人中再來的,他死的時候,最後一口氣一斷,你把他全身一摸,這是個科學,什麼地方都冷了,最後這裡還暖和的(南師手示心臟部位),來生一定變人,人道中再來,善惡兼半,這種人臨死的時候一定,有些人更高級的,很清爽,家裡的事情都吩咐好了,然後眼淚掉掉,沒有,無可奈何就走了,胸口最後還溫的,那個是人道中再來,如果有些高血壓的心髒病,全身都冷完了,摸這裡還熱的,天道,不過天道裡頭或者阿修羅道,他脾氣大,死了以後也是天人,阿修羅變這一種的,有些,慈眉善目的,窩囊兮兮的,那個算是好天人,所以好人跟壞人,分不清的,阿修羅、天人是同等的,都是上面,如果頭頂最後還暖的,往生西方的,不過有時候走了,半路又走到東方來了,這是真的,不是跟你說笑話的。

這個中間是科學,我現在大致給你介紹,如果是死了以後,這個人這一輩子惡事、壞事做多了,變畜生的呢,全身冷了,肚臍下面還暖的,畜生道中,但是這個沒有啦,你摸不出來的,這種人死相都是凍得很可憐,最後全身冷完,膝蓋頭最後還暖的,餓鬼道中,地獄道是向下走的,這個釋迦牟尼佛,我們這個老師啊,這個本師他怎麼知道,那個時候拿什麼科學實驗,他怎麼知道,可是真實的哦,這樣叫做地、水、火、風都散光了,就昏迷了,死過去了,你注意啊,人,這是講正常的,我沒有講狗怎麼樣死的,螞蟻怎麼死的,蝦子怎麼死的,都沒有講哦,那都有的,佛學裡頭都有,你要去找啊。

所以人家講,佛學是浩如煙海,太淵博了,浩如煙海,那麼淵博,那麼高深,這四個字也害死大家,因為煙一樣看不清楚,海一樣我何必去游泳呢,何必去煙裡頭鑽呢,所以像你們一樣,不讀書,何必……,就是這個樣子蠻好,何必研究呢,浩如煙海怎麼辦,煙是看不清的,海是那麼深,怎麼去游泳啊。

真正要死亡,正常的,最後那一剎那是無比的快樂,可是,最後一剎那,這麼彈指一聲,什麼叫剎那,剎那是佛經的話,梵文過來的,這麼彈指一聲,六十個剎那,剎那多快啊,所以你覺得,完全離開這個肉體,四大分散的時候,覺得很舒服的時候,已經昏迷了,沒有了,不知道了,那個真死亡了大概這個死亡階段,經過二、三十個鐘頭,拿我們人世講,這個暫定的,沒有標準,忽然夢一樣醒過來,普通叫靈魂,這個不是鬼,這裡我們普通,佛學沒有叫靈魂的,這叫中有身開始了,也叫中陰身,就是說這個身體死亡了,另一個身體生命還沒有配合攏來,這個階段,中間存在階段叫中有,也叫在陰,這個時候自己好像,一個人睡眠睡過去忽然醒來以後,我好像死了,可是看自己屍體看不到的,中國人兩句老話,生不認魂,你活到自己這個靈魂你也不知道,假使活到能夠知道自己的靈魂,雖然沒有成佛成道也差不多了,有一點基礎了,你們好好打坐,慢慢認得吧,還不知道呢。

可是中陰身一醒轉來,那一剎那之間有強烈的光明,這是一個科學的道理,生命的,為什麼,那個光明不是太陽光,也不是月亮光、也不是電發的光,強烈的光明,除了真的平常打坐得定,自己在性光中看清楚了的人,那個時候一定這個光當中這個生死不來了,就請長假了,給這個世間,所以你平常這個光,自己性光都認不得,你到那個時候,中陰身靈魂境界,那個光一來,有時候把你自己靈魂,靈魂也嚇散開了,散開了,又亂七八糟來了,這是科學哦,那是真的哦,所以你真的得定,四禪八定,達到某一個境界,是一片真的性光之中,不是有相的光,也並不是無相的光,那麼你守到一個有相的光也不是無相的,這個再討論,所以這個光一來,中陰身一醒過來以後,這個光一過來以後,一閃就沒有了,前面出現的什麼,你這一輩子的所做的任何一點事,大事、小事,一幕一幕電影一樣很快很快都出來,不止你這一輩子,前輩子、大前輩子、前前輩子,多少輩子所有的好壞事情影子一樣,片斷的都跑過來,因緣,所以佛告訴你四句話,釋迦牟尼佛,“縱使經百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縱使經百劫,所作的業不會亡,亡,就是不會沒有,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

所以每一個生命轉過來,為什麼這個人壽命有長短,相貌有好看不好看,遭遇有好不好,有些很窮,有些很得意,有些不得意,為什麼都是……,所以佛法的道理建立在三世因果、六道輪迴。假使佛法對因果輪迴的道理都沒有搞清楚,你是白學佛了,所以我們曉得有一位老法師,現在我不講他名字還活到,他當年學問也好,也當過大方丈,他,人家告訴我,他講了三句話,我拍掌大笑,我說真講得好,他是大法師哦,他說我告訴你啊,告訴大家,居士怕因果,這些學佛的人很怕因果,因果怕和尚,和尚怕居士。這個輪迴,三角的輪迴。雖然這個是笑話,學佛把三世因果六道輪迴,這個道理沒有搞清楚,你是白學了,大小乘的佛法,一切修持的法門基本都建立在這個上面,這是因果定律,就在自然物理科學裡頭也是公定的,承認的,至於生命定律裡頭統統是因果的道理。我們古老闆告訴我,到時間了該休息,現在有個因果很重要,有點心吃是吧,這個因果最重要了。

《南禪七日》 第三集 —— 生命科學及死亡過程和入胎


  (這一主要是講中陰身) 

如果有修持的人,有許多人在生沒有成就,當然在生已經修持了,到中陰成就。譬如,西藏的密宗的黃教的創始的祖師宗喀巴大師,達賴、班禪都是他的弟子,他是吩咐他們生生轉世,宗喀巴大師是中陰成就的,所以在中陰的時候自己認識了生命的根本,所以佛學名詞叫做證入自性真如,就成就了,成佛了。這個里頭就非常細了,中陰境界。所以初果羅漢,二果羅漢,三果羅漢,甚至到四果大阿羅漢,有些也在中陰成就的。

所以中陰的成就我們再討論。普通人在中陰的境界,千萬注意哦!尤其我們大家學佛的人,叫中陰身,對不對?中陰這個身體。所以以學佛人來講,這個人一斷氣以後躺在那裡,一兩天是不准動的哦,雖然完全冷卻了,身體還柔軟這個階段,整個的生命的根本,所謂第八阿賴耶識沒有完全離開身體哦,所以你碰動,他還是有另外一種觸受的,所謂觸受就是六塵裡頭色、聲、香、味、觸,觸與法,法就是意識思想,這個靈魂的狀態感受得到的,所以中陰的境界,普通人在中陰中有沒有天堂,有沒有地獄,都有。天堂、地獄是真的有一個天主,有一個玉皇大帝,有個閻王嗎?都沒有。都是你自己意識形態裡頭變出來的。

所以平生所作所為,乃至過去心,同將來心的關係,你的一點一滴的行為,甚至於你偷了人家的一點東西,佔有了別人一點好處過一陣已經忘記了,可是在中陰裡頭統統重新發現,你所有的因果報應所有的該還報的,都是自己做主,所以真正的佛法在破除迷信的哦,佛法的根本是無主宰。有一個上帝、閻王,有個命運作人家主宰,是沒有的哦!主宰的都是你的心,不是這個意識思想的心,那個根本心還沒有講到,但是也不是唯物的,因為物理世界、精神世界是一個功能所變出來的,這個心的作用,這一部分是很高的,慢慢再討論。所以中陰呢,還有沒有生死呢?中陰還有生死,這個不叫做鬼哦,如果這個人該變鬼呢,就是六道裡頭餓鬼道那個叫鬼,所以死了這個中陰說會來給人兩個糾纏,沒有這回事,是你的精神病,是你意識狀態的作用。

中陰也是七天一個生死,七日來复,七天以後這個中陰身又沒有了,又昏迷過了,又死一道,第二個,又過了二、三十個鐘頭,第二次又出現,又是一閃,閃電一樣,光明一來,又把前面這七天的所經過的又忘了,又忘了。所以中陰身體最多七天一個變化,存在是最多七七四十九天,這是講人中,不善不惡善惡兼半的人才有中陰身,這個我不是簡單介紹,詳細介紹這個里頭很多,如果是個大善人,沒有中陰身,一個修持的人真修持的,也沒有中陰身,這裡一斷氣,那邊已經往生西方的就往西方去了,往生西方不是悟道哦,不過到西方極樂世界到那邊去留學,那邊有很多諸大菩薩在那里當教授,慢慢去,上去修去吧,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不是究竟成道哦,到了那裡,可能在那裡成道,所以這個時候大善人或者生天人,

比如我們中國人講“神”,比如忠臣、孝子、關公、岳飛、文天祥這些人,那是天人境界,不是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所以中國的傳統老話,聰明正直,死而為神,凡是聰明人很公正的,死了變神。那麼這裡順便給你們講。所以鼓勵你們讀書,讀書,認得中國字,現在就耽誤一點時間插進來講兩個字。

中國字,這個田地的“田”怎麼寫,畫一圓圈中間一個十字架,這個是古代上古的田字,表示這個土地,把它劃開一塊一塊,就是這個圖案,那麼,這個田字上面加一點出了頭叫做“由”,現在叫自由,那個“由”,由是什麼意思?有點苗頭了,土地下面那個草有點長上來,所以叫由。由來已久,就是這個由,來由的由。如果上面又長出來,下面向下通,叫做“申”,撐開了,兩頭撐開了,所以我們這個“鬼”這呢,從田字部,以土地為標準,死了以後,這個精神向下面,這樣一下去了以後這就是鬼,然後中國人把它頭上加兩根毛毛,畫一下,嘿!這是就鬼,光向下墮落的。如果是個“神”呢,這個電能就上下通的,這就叫做“神”,所以旁邊有個“示”字,加個“申”,“示”字什麼意思,示字給你解釋起來… …這就是我們當年讀書,先學認識中國字開始。

中國字為什麼這個神字這樣寫,鬼是這樣寫都有道理的,這個一下子講不完啦!我們不插過來。剛剛是講到中國傳統文化講“聰明正直,死而為神”,這是天道的,天道、善人沒有中陰身,這裡一死另外一個生命就抓住了,還是這個生命,不過這個生命鬼跟神兩個……你們大家說怕鬼,沒有什麼可怕的,我小的時候很怕鬼,後來學佛以後,我一點都不怕,鬼是人變的嘛!人死了就變鬼,你怕它幹什麼,如果是它比我兇,我們死了,充其量要我死,我死了我們倆還對打一架,還曉得你打贏,我打贏,那有什麼好怕呢,世界上鬼不可怕,神也不可怕,最怕是人啊!人才怕人呢,人太壞了。所以這個人字中國字的人啊,你看,它躺倒的,站也站不起來,就是那麼……有多一根腳嘛,三腳還會站住,這個人是不成東西站不住的,就那麼躺在那裡亂七八糟的,這就是“人”字。所以我常說你們認得中國字,兩個人男的,女的要結婚,男婚女嫁,男字,男人啊,頭昏了,旁邊找個女的來管到你,嫁,女人一嫁過來就管了,男人變什麼啊,變豬,那個上面一個蓋蓋,下面一個豬,女的站在旁邊看到就養這個豬,就是男婚女嫁,中國字都有道理的,我們現在不上國文的課,順便。

還是講我們的中陰身,所以中陰身,大善人,沒有中陰存在,大壞蛋,下地獄去,這裡一斷氣,馬上就下,沒有中陰存在,中陰是普通介紹給你看,中陰的花樣還很多哦,中陰裡頭,人,我們現在心理上、腦子上,所以我們經常罵人,這個傢伙鬼頭鬼腦的,我們的心理行為,自己的內在的思想,比如我看了,嘿!這個,朋友的這一本書很好,想把他偷來,這個里頭就是鬼了,所以鬼跟人兩個,兩個電子不同,

以前我有個朋友,那位法師是大畫家,我當年我還只二十幾歲,在四川的時候,有一位江蘇人,叫張聿光,你們這個藝術界應該都知道張聿光,非常有名的畫家,他天生下來的鬼眼,所以當年日本抗戰的時候,警報啊,我們在成都跑警報,跟他一路很放心,哎!不要在這裡……都是斷手斷腳的鬼都在這裡,那邊那邊好一點,那邊好一點,到那邊……跟到他絕對炸彈不會朝那裡丟的,但是我們都警告他,到朋友家裡去,他坐到就笑,我們問笑什麼?他說,那邊有個女的穿什麼衣服……我說,你不要講了,在人家家裡頭。這有什麼關係啊,街上到處是鬼,同佛說的一樣,鬼跟人,我們那麼過去,鬼從我們身上撞過去,我們從它肚子裡撞出來,兩個陰陽電子不同的嘛,兩重世界,這個世界是多方面的,這個是一個科學,慢慢科學會發現了,現在差不多了,現在人死了,那個靈魂怎麼離開,慢慢……依我看不到三十年,攝影可以照出來,可以照的出來。如果打坐得定的人,在定中看人家的中陰身怎麼去投胎、怎麼死亡的,很清楚,看電視的螢幕一樣的清楚,就看你們諸位的定力如何了?

諸位法師,如果你通了要告訴我,不要忘記了收我做徒弟啊,好好努力,我會拜你為師的。這個中陰,現在來了,所以人、生命,佛講我們的生死叫什麼?佛經講,分段生死,對不對?你們佛學院都上過課吧?什麼叫分段呢,也許這一輩子做人,下一輩子做壞事作了,變牛,後來又變成呢,這一輩子我做他的祖父,下一輩子祖父來做他的兒子,兩夫妻、兒女,不是情人結合,就是冤家碰頭,所以我常常引用當年有一副對子講,夫婦是前緣,夫婦是前生的緣,善緣、惡緣,或者一對恩愛的夫妻一輩子那是善緣,都沒有吵過架,又好。或者是惡緣,一輩子不喜歡,痛苦一輩子,就會變你夫妻這樣磨練你,還賬才快,報應才好嘛,所以,夫婦是前緣,善緣、惡緣無緣不合,沒有緣,兩個人不會變成夫妻的。兒女願宿債,你的孩子有些是來問你要賬的,前生的賬,有些是你享兒子女兒的福,你來討債的。

所以,兒女原宿債,欠債還債,有債方來,才有兒女。像你們出了家的,修道的人最痛快了,既不欠賬,又不還賬,不過你還有一個賬還不掉的,永遠很難還,除非你成道。所以,這個中間,這一生,這一生,這個生命永遠連續下來不會停止的,所以叫做分段生死,所以你們現在出了家開始修,努力修到清淨到無餘涅槃得四阿羅漢果,不過只了了分段生死,請假一段時間,不算徹底了生死啊,徹底了生死,超過了分段生死,變成菩薩境界變易生死,差不多,還沒有完全徹底了,所以這是一個生命的科學,你想我們這個大老師本師釋迦牟尼佛,為什麼在兩、三千年以前把這個科學講得那麼清楚,可是到大家手裡變成佛經、變成佛學,變成一個宗教的迷信,你看多可惜呀!多可惜呀!這個文化。

現在我們講生命的科學與禪修的研究與禪,所以叫他們同學趕出來,印了這一本經,這是佛說的經,《佛為難陀所說入胎經》,人怎麼來投胎的,注意哦!大家都拿到了,如果聽說一部份他們來不及印出來,你們外面還要的話,趕快找這個妙老和尚,他沒有,你把他衣服撕破了,他一定給你,一定想辦法補上來,現在我要刺激你們,出家的同學住佛學院,這不是佛經嗎?你們這裡好幾部大藏經嘛,你們平常有看沒有?大概翻都沒去翻它,天天學的六根、六塵、十八界,三十七菩提道品,一天到晚在那裡學會計一樣。真正的佛法都在佛經裡頭啊!現在我來不及一句一句給大家講,這一本經前面你們回去研究,講幾個重點問題,我先講,你們一邊看,我是簡單的講,佛,釋迦牟尼佛是獨子哦,阿難是他的堂兄弟,還有一個堂兄弟叫難陀,他兩個堂兄弟,實際上三個,還有一個反對他的,是三個,那麼,這都是堂兄弟,他已經出家了嘛,應該這個國王皇帝是歸阿難做了,阿難的相貌、威風長得跟佛差不多,所以我們比丘尼的廟子上一定拜阿難的哦,本來佛不准女性出家的,硬是阿難跟佛來求了,佛才說,答應你吧!為了女性出家了以後,我這個佛教,佛法早滅五百年,就是答應你了,所以比丘尼廟子上拜阿難感謝他的,阿難出家了。

那麼這個王位應該是輪到難陀了,(這一段講難陀的故事.難陀與上一段的阿難並非同一個人)又是一個堂兄弟,難陀長得也很漂亮,佛是三十二相,八十種好,換句話說是夠威風、漂亮,這個男人中的男人了啦,不像我們又矮又小又醜又邋遢,他是夠漂亮的,這個,難陀的太太,是印度的一個有名的一個美女,可是這個太太啊!難陀讀的大學是“妻管嚴”(氣管炎),老婆管得很嚴,叫妻管嚴,管的很嚴很嚴,因為好怕那個大哥去出家了,把這個老二,二哥阿難也帶去出家了,就怕自己這個丈夫,這個大哥回來又把他帶去出家了,這個是要做皇帝的,這個太太,他修的是“妻管嚴”,家裡蹲大學,屋裡蹲,屋裡系(物理系),家裡蹲大學,屋裡系,又是妻管嚴,都有了,就把他管得一步都不准出門,有一天佛忽然動念了,難陀的出家時間到了,他要回去把堂弟也帶出來當和尚。

這個,我看你們走路,據我研究的戒律,一個比丘出來走路,這個出家人,端容正步,慢慢一步一步,身體不准歪,眼睛前面只看五步路地方,目不斜視,走路都要那麼規矩,我看你們亂跑的,東西下來,有些書亂丟一陣,我想這些出家人做跳舞團蠻好的,倒是出家舞,這個威嚴,守戒是三千威儀,八萬細行,沒有一點不注意的,所以佛出來化緣當然很威嚴,托缽,規規矩矩拿個碗這樣端到的,手裡拿個引磬,現在泰國嘛,還有一點點像那個樣子,他就到了難陀的宮廷門口就站在那裡化緣,化緣,不曉得你們化過沒有,不說話的,站在那裡引磬叮!叮!一敲,這一家要出來供養,布施就布施,不布施就走開了,不是硬要的,

這個佛用神通了,他站在難陀門外就引磬叮!叮!一敲,難陀的妃子這個太太就听見了,糟糕了,大哥來了,世尊來了,因為照印度的規矩,在化緣,泰國也一樣啊,這鍋裡的飯菜,如果自己已經添起來吃過了,不准出去供養出家人,那是罪過的,一定剛剛開鍋的飯菜,剛剛新鮮的,在中間挖起來,端出來,跪下來這樣供養,這個難陀一聽啊,門口這個聲音叮!叮!

佛來了!大哥來了!他說:我要去供養。如果講階級的話,本來皇帝是他的,他出家當和尚去了,釋迦牟尼佛,他雖然將來可以的,可是有階級的,家族的觀念,種種觀念,他非要出去,他說趕快,​​我要去供養,出去,送出去。這個太太說不准不准,你一定給他帶走了的,他給太太管得“妻管嚴”沒有辦法,就不敢動了,佛在前面又叮!叮!又敲了。

這個難陀說:不行,這個非出去不可了。這個太太也沒有辦法,拿那個口紅拿來在他這裡(額頭),“咚”一點紅的,口紅還沒有乾,就要給我回到房間裡來,你看這個妻管嚴很厲害吧?難陀說:好好,可以,可以……你只要給我東西我去送給哥哥,我馬上就回到房間,太太就給他點個口紅。

我們這位大老師釋迦牟尼佛統統很清楚。難陀一出來,在缽裡頭東西一放,佛一聲也不響,也不說話,向右轉回身就走,這個難陀不曉得給佛用了什麼催眠術,就跟在後面走了,一路就帶回廟子上,剃頭。

釋迦牟尼佛問:你剃不剃頭?是!我剃頭。出家?是!我出家,就出了家了。

這個勉強得很,這個出家心很不安,這個佛怎麼辦呢,佛就用神通囉。

他說:難陀啊,我帶你到一個地方玩,他說,好啊,這樣,你拉到我衣服。難陀沒有修行,只好拉到釋迦牟尼佛哥哥的衣服,一下就帶到東海邊上,不曉得是太平洋岸邊,還是大門那個鼓浪嶼,還不曉得是崇明島,搞不清楚了,帶到這個邊上一個沙灘上,這個很漂亮的風景,他問難陀,你看到前面有個屍體吧,難陀說,對呀,他說,你去看看,是什麼屍體,難陀一看,這是一個女人祼體的屍體,這個佛就問他漂亮不漂亮,好漂亮,比你太太呢?差不多,不過這一本經,有些還記載的不詳細,另外一本經翻一翻看,他說,你看看這屍體上面有什麼東西,難陀說,沒有啊,怎麼說沒有,你仔細看,佛說,他說,有一條蟲從鼻子裡頭爬出來,在那個臉上緊轉,緊轉都在臉上爬,他說,你知不知道這條蟲是什麼人變的啊,難陀說,我怎麼知道,這條蟲就是她的靈魂中陰身變的,因為這個女的愛自己的漂亮,死後還留戀自己這個美色,因此變成這條蟲還在這張漂亮臉上在轉呢,還要轉幾天,這條蟲死了以後又變一個中陰身再來,這看完了以後,他說告訴你呀,世界上的漂亮男人、漂亮女人沒有什麼好留戀啊,這個難陀,哥哥那麼說,是,是,實際上嘴裡是啊,是啊,同我們念佛一樣,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心裡頭是阿彌陀佛,牛肉、羅蔔,阿彌陀佛,牛肉燉羅蔔,各念各的啦,那麼他雖然……那麼講到漂亮,回來有一天,釋迦牟尼佛一看,還不對,他說,我再帶你去玩,拉到衣服,帶到天上去,這裡有問題了,一個人修行守戒做了多少好事將來變天人,一變天人以後,一個天主五百個太太,所以你們快修吧,有沒有一個天主多夫制的我不知道,我還要去查查看,所以守戒歸守戒,如果不悟道,這個戒律是人天小果哦​​,做人很好,是變天人,變天人不過是……天人甚麼道理我們再研究了,還是欲界哦。他到了,佛就帶他到天上,這個難陀一回身,看不到釋迦牟尼佛,一看,多美的天女在那裡,有個地方,一個天人五百個太太哦,功德大一點的天人,修持好一點,一千個哦,所以你們要修持的,是不是為這個目的出家我不知道,戒律守得好,般若不夠,人天小果,墮落得更苦啊。他在那裡,難陀在那裡看到有幾百個天女,沒有老闆,沒有公的,都是母的,難陀很奇怪,就問了,他說,拉到一個天女就問了,他說,你們這個地方哪個是天主,那個天女告訴他,有啊,我們的老闆還凡間在修行呢。他說,哪一個。釋迦牟尼佛的弟弟,有一個叫難陀正在那裡修行,他修功德圓滿歸位這裡做老闆,自己拼命打坐唸經修行哦,用功都不怕腿痛,這個目的在那裡你們知道了,這個佛的教育法真厲害,一步一步逼,一步一步誘導帶領。過一陣,佛又說,我另外帶你到一個地方去看看,他說,你去過天堂你沒去過地獄啊,拉到衣服,一到了哦……他看地獄那個慘狀那個果報,地獄你們看過沒有,多到監獄裡頭啊,不過現在監獄進步了,以前我很喜歡到監獄裡頭給犯人講課的,所以我一去每一次去,麻煩了,那個典獄長一看到我肯來講課啊,高興得不得了,可是我講一次課,每一次我都是這樣都是貼本的,一看那個監獄裡頭那個醫藥室的藥不夠了,好了,我送啦,這裡又送,監獄裡頭你看到不算,你到那個醫院,那個緊急病房、太平間多去看看,地獄就在人間,你以為地獄在哪裡?你們只曉得……都沒有去到苦的地方去修行啊,這是個大問題,所以難陀一到地獄來看,最後看一個地獄,一個大油鍋燒在那裡,那個兇的惡鬼站到就在那裡等東西炸油條一樣,等一個油條來炸。難陀就問了,你這裡怎麼沒有犯人,他說有啊,還沒有來還沒有來報到。他說,誰啊。有個人名字叫難陀,現在是釋迦牟尼佛的兄弟,他這個發心不正,上去是為了守戒、修定上天享福,享完了他的果報沒有完,下來,油鍋就在等他的,難陀一聽嚇昏了,這一下回來才開始真的修行,這個故事裡頭不是我編的啊,我們這裡有很多寫劇本,電影的,你們好去演這個故事這一幕好戲,包你叫座。這個佛真會說故事吧。

這一下,他才告訴難陀,生命的根本,愛與欲,所以這個宇宙分三界,我們是欲界,天堂、地獄就是欲界,欲界,欲最重要的,一個男女關係​​,一個飲食,吃東西,甚至於說,吃東西比男女關係還重要。所以孔子也講,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所以東方聖人西方聖人所見皆同,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欲,有了這個欲,狹義的就是兩性男女之間做愛的性慾之欲,廣義的,一切慾望都包括進去了,他就因此給難陀講了《入胎經》,只講人道的哦,但是你要注意哦,我這裡提出來,這個佛很……對我們人的正面來講,變一個人哦,怎麼樣變一個狗,怎麼樣變一個驢子,怎麼樣變一個牛,怎麼樣變一條魚,怎麼樣變一個鳥,都還沒有講哦,他講得非常詳細。

我告訴你,你們回去好好研究,不過到現在為止,我們在座有位黃昌發大醫師,我還跟他兩個……一個洪文亮醫師,他們兩個都欠我的賬沒有還的,不還就不得了,我們來生不曉得變兒女變什麼的,你趕快還了,了事啊。黃昌發醫師是香港的婦科的權威,大概香港人從他手裡生出來的,總有好幾千、萬把,洪文亮醫師當然也會了,但是,他是專管死人的研究更多,所以我叫他黃昌發醫師南極仙翁,管生的,洪文亮醫師北極天君,管死的,兩個人把科學研究一個生與死,配合這個,是個大科學。還有我們這裡有個腦科國際上權威,等一下慢慢跟他來研究腦的問題,這本是個科學的東西,也就是佛法修持真的東西,你要研究,所以我現在從這裡講起,要把它切斷來講,人怎麼會生人?

你看佛啊,兩千多年前哦你們注意哦,不是現在什麼叫科學,科學,那個時候什麼都沒有,他老人家怎麼同現在講法還要厲害,他說一個人要生一個人,一個女人,子宮的部位歪曲了不能生,子宮冷,太冷了不能生,子宮有病有瘤子的不能生,子宮什麼不能生,都講了。男人的精蟲,什麼是什麼,什麼在別一本經上都講了,都不能生,所以他說人身難得,他說你不要看這個身體叫我們珍惜自己的生命,能夠變成人,佛在別的經典上有一個比喻叫,如大海之盲龜,這個話有名的佛學的典故,也是文學。大海盲龜,大海,對,也叫盲龜穿木,怎麼說法呢,他說佛作了一個比喻,這個海很大了,海上面有個瞎了眼睛的烏龜,這個烏龜想變成一個車輪子裡頭的一個螺絲釘,古代的車輪子螺絲釘也用木頭做的,這個大海上,有一部車,渦隆的滾動,這個車,這車輪子當然每一個地方栓的螺絲釘子,都釘得很牢的,它不曉得滾了多久,忽然這個車輪子,掉了一個釘子,空出了一個洞,這個瞎子烏龜也不曉得這個車在哪裡,反正他亂撞一頓,“咚”把這個頭撞到剛剛掉了那顆螺絲釘它撞進去了,這個瞎烏龜變成車輪子的釘了,很得意,總算成功了。

人身之難得,如大海盲龜穿木啊,所以珍重自己的生命。他說,光女人的排卵這個蛋,男人的精蟲,兩樣東西結合,能不能變成一個生命?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百分之百不可能,要三緣和合和可能。男性的精蟲,女性排卵的蛋,剛剛那個蛋下來,這個精蟲,真是佛好像看到一樣,大海的盲龜穿進去那個蛋一樣,一個男人,對不起啊,這是講佛法,不要聽走了,你們聽壞了不怪我哦,我聲明在先,這是科學,這裡好多科學家,大醫師在這裡。

一個男人現在科學所曉得,一次的精蟲的排泄有六億到十二億這個數目不定,所以我們……但是媽媽,這個女人每一個月只排一個蛋出來,這個五、六億的精蟲,或者十億的精蟲,在這一個胎道裡頭壁道裡頭游泳,有一個精蟲穿破了這個母性的這個蛋殼,一插進去就變成人,還不曉得男人、女人,這個現在講,那個什麼染色體啊等等的分類,他老人家幾千年以前怎麼看得那麼清楚,所以我們得一個人身等於同時跟自己的兄弟姐妹兩個,十億個兄弟姐妹的鬥爭,才搶到了這個缺孔,才有我們這個生命,三緣和合才能得一個人,人身,差一個都不行,這是一。這個是科學囉。

那麼,有人問了,現代人問了,我也常常碰到,那老師啊,那個試管嬰兒呢,現在還有科學可以人造出來個人,那個時候也要有這個中陰來投胎嗎?那個中陰身投胎,“中陰身”在這個時候等男女精蟲卵藏結合的時候,中陰身跟這個父母兩個有緣的話,等於磁性吸鐵一樣,中陰身……對了,忘記了告訴你,我們現在沒有神通,沒有本事,離開了肉體變成中陰身五通具備,一念要到美國,就是這樣,已經到了,山河牆壁什麼都沒有阻礙的,天上地下,天上看不到,人間這邊,業力所到的,他都看得見,所以中陰等於是有五通,所以他要跟這個父母兩個有緣的時候,他什麼牆壁什麼沒有阻礙的,所以我常常說,你們年青人不要亂搞啊,男女做愛,你旁邊排隊的那些中陰身不曉得多少在那裡參觀,他要買票進來的啊,

所以中國儒家,你看曾子在大學上講一個人不要做虧心的事,十目所視,十手所指,你以為旁邊沒有人看見?那個中陰鬼神都在旁邊,入胎、進胎是如此,我說答复人家,那個試管嬰兒,也要三緣和合,佛所講的,只講男女做愛入胎的這一條,可是當一個人業報有些人不一定靠做愛入胎的,譬如這個人特別貪名,這個人特別好利,他在中陰之間看到那個地方都是錢,一跑過去一拿,入胎了。投胎出來以後,一個慳吝鬼、貪財鬼,做人也是如此。所以人身的因果個性都是前生帶來的,自己的業報都是前生帶來的。

所以說,大阿羅漢,大菩薩,入胎就迷了,入胎就迷了,有些羅漢,有些菩薩修道的人,入胎不迷,有意來投胎的,那不是欲來了,可是住胎迷了,在娘胎裡十個月,九個多月迷住了,就不知道,忘記了過去,等於我們……你們在座的人,三歲以前的事情哪幾個人記得的請舉手,三歲以前的,記不得,六歲以前的請舉手,沒有幾個了啦,十歲以前大概還有點影子,你看看現在活到的生命,去年的事情,你今年都可以忘記得光光的,何況入胎、住胎啊,有些是入胎不迷,住胎迷掉了。

有些可以入胎不迷,住胎也不迷,一出娘胎非迷掉不可,如果說入胎不迷,住胎也不迷,出胎也不迷,那是大修行的再來人也,這個所謂你們講打坐修定。

剛才我們有位老朋友來,還逼我快點把禪講到,這個生意要慢慢做的,慢慢賣的,講快了的話,給他聽了,他就跑掉了,那不行的。

這個入胎,現在佛告訴你們,這個精蟲卵藏三緣結合變胎兒以後,你看,佛法是不是生命的科學,奇怪吧,第一個七天,佛也提到,七天計算的,中陰也是七天計算哦,第一個七天,精蟲和卵藏結合,中陰這個靈魂已經轉進去了,所謂輪迴,就是那個,這個,這個……打水果機啊,這個攪冰的機器嗡……嗡……一轉,你這個靈魂在裡頭出不來了,等於那個電風扇上面叮了一個蒼蠅,我們一按鈕把電風扇一開,那個蒼蠅在裡頭永遠昏了頭,轉不出來了,靈魂碰到精蟲、卵藏三緣一和合,一轉進去了,第一個七天,就像奶油一樣,但是第一個七天,已經開始成長了,那麼一條線一樣,那是要很難很難研究,所以黃醫師還是把報告還沒有寫完,他同現在的科學,好像這個非常科學,同現在講的科學又相去蠻遠的,我說,不曉得現在科學對,還是佛的科學對,兩個還要綜合,是個大科學的問題,那麼,這個脈就長出來,等於我們,中脈,這是密宗的佛法所講,長了以後,先長出兩個眼睛,這個地方的脈就出來了,每一次成長,就配合了一次風,風大,風,就是現在講練氣功這個氣,不是氣啦,生命那個功能,七天變化一下,第一個七天長什麼,第二個七天長什麼,第三個……還有一本佛經,一個七天當中長多少脈多少管道,脈管就是身上的氣脈,所走的管路多少,一共在娘胎裡頭三十八個七天,就是九個多月,三十八個七天多少天啊?諸位算算看多少天?

Sample Description

唯識與中觀 

宗鏡錄略講

Contact Us

Contact Info

350 5th Ave, Floor 64,
Austin, TX, 78718

+123 456 7896

info@gmail.com

Follow On

It’s Time to Start Growing Your Business

Nam libero tempore, cum soluta nobis est eligendi optio cumque nihil impedit quo minus id quod maxime. Nam libero tempore, cum soluta nobis est eligendi optio cumque nihil impedit quo minus id quod maxime.

This uses the Divi tabs module, so you can style it however you want using Divi’s built in design controls!

Pretty nifty eh?

And of course you can add images or whatever you want here too.

Tabs are nothing new, but tabs that display inside your mega menu are pretty awesome 🙂

More awesome stuff goes here
More awesome stuff goes here
More awesome stuff goes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