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無量壽佛經大意

南懷瑾先生 講述       李淑君 記輯

 

淨土三經的高下

 

一提到聲震東方佛土的淨土宗,我們馬上就會想到名揚幾千年來的阿彌陀佛,以及佛教徒們愛念的《阿彌陀經》。至於淨土三經的其餘二經 —《無量壽經》、《觀無量壽佛經》的光彩卻似乎被《阿彌陀經》所掩蓋。

同為釋迦隨緣敷演的經論,也有鐘鼎山林之分!當然,除了一分窅不可測的運數之外,還有一些現實的客觀因素。

《阿彌陀經》所舉示的只一個 「執持名號」,再加上 「一心不亂」,臨命終時就可乘風歸去,飄向蓮花池畔,徜徉在鳥語花香之間。這種言論,不但動聽而且引人人勝。

至於早在曹魏時期傳人的《無量壽經》,當然也包含了淨土修持的無上法門,和《阿彌陀經》同樣言簡意賅。雖然它修持的重點同樣是「執持名號」,但對於極樂世界的來龍去脈、風土人情還作了一番詳盡的介紹,或許因此,在行持上反不如《阿彌陀經》予人以濃縮深刻的印象吧 !

再看劉宋時代傳入的《觀無量壽佛經》,整本經的重點在於十六種觀想法門,涵蓋了大小二乘、顯密雙融的修持,堪稱極樂要道。然而行行復行行的十六道門戶,不免使人敬而遠之。

於是,只靠一聲阿彌陀佛便了事的《阿彌陀經》,就好像是一本萬利的如意算盤而大受歡迎了。果然這把算盤比較靈光嗎?且讓我們從淨土宗的興衰概況看起。

唐宋以前大概經濟思想尚未發達,修習淨土的多半肯老老實實地作工夫,《觀無量壽佛經》的十六種修觀的方法,當然也是他們把本修行的柱杖,從神僧傳、神尼傳、高僧傳以及其他史料中我們不難看出他們的虛心篤行。

或許是天道好還,或許是自求多福,他們的耕耘終於獲得了成果。魏晉南北朝時期,不僅淨土宗,其他各宗各派的修行人,即生證果的也都有相當可觀的數字。

唐宋以後,美麗的禪宗大興,人們好逸惡勞,禪宗裏的口頭禪日漸滋長,淨土裏的口頭佛也逐漸蔓延。到了今天,阿彌陀佛的聲威不僅時曆千餘年,而且廣被海內外。阿彌陀佛四個字好像成了萬靈丹。「只要念句佛號,罪業即可消掉,死後極樂報到。」本著這種觀念,《阿彌陀經》大行其道,阿彌陀佛如果有靈,不知是喜是憂?

《阿彌陀經》真是把如意算盤嗎? 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

當然,它所標舉的方法非常簡單,只要「念阿彌陀佛」就行了, 但是要念到一心不亂,心心念念都掛著阿彌陀佛,念到茶裏也是它,飯裏也是它,這件事容易嗎? 我們不妨試一試,一試之下我們不難發現這顆心的交情之廣,好客之深,心裏雜念一波未平數波又起,要想「萬緣放下,制心一處」「萬年一念,一念萬年」地念著阿彌陀佛怎麼做得到?

看來簡單的《阿彌陀經》,修持起來竟然如此棘手。那就再看看《觀無量壽佛經》吧,要用這顆雜念紛飛的心把虛無縹緲的極樂世界觀想得「如於鏡中,自見面像」,又怎麼做得到呢?

許多人以為修「淨土」,只要有口無心地吟吟佛號就行,果真如此,《觀無量壽佛經》的「十六觀」這套複雜的修法就不會誕生,華嚴會上普賢菩薩也就不會引領大大小小數不盡的菩薩們回嚮淨土,以為華嚴海會圓滿的謝幕曲。由此可見這座世外桃源頗有一番道理。

禪、唯識、淨土

這就牽涉到禪淨雙修以及唯識的問題了。在佛法修持中這是個非常重要的課題,將來再作專題討論。目前只針對要點作概要性的介紹,以為修習淨土的人們作個參考,並有所警覺。

既然我們想從這娑婆世界往生極樂淨土,又想瞻仰阿彌陀佛的豐採,我們就必須知道什麼是淨土,什麼是阿彌陀佛。有了正確的認識,修行起來才不致演出認賊作父的笑話,也才不會走錯了路而入於魔道。就好比我們要尋找一位自幼失散的親人,雖然難免記憶模糊,但是至少要有個大概的輪廓,否則茫茫人海中,何處覓得? 這 一步和禪有密切的關聯,和禪宗裏「念佛的是誰?」「生從何處來?」「死往何處去?」「主人公何在?」等認識可以說是息息相關。所謂「不見本性,修行無益」,不但是禪門的圭臬,同樣也是淨土的準則。對這一層有所體認後,對修行的要領才能有所契人。功夫下了,也才不至像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的沒個訊息。

其次,同樣重要的,是必須對我們「日用而不知」的心有個進一步的瞭解。穿衣吃飯是這顆心,成佛作祖也是這顆心,它能下地獄,它能升天堂,它能出凡人聖,它 能化腐朽為神奇。這一步除了禪理外,還必須深通唯識。雖說唯識是後期佛學,但它卻是作工夫的絕妙指標,沒有了它而想證果有成,真可說是難之又難了。因此, 以無相為宗、無門為門的禪宗也要以《楞伽經》印心,當然淨土宗同樣也少不了唯識的助陣。

為什麼唯識如此重要? 簡單說,佛法是要人成佛,至於人所以能夠修成佛就在於人「心」即是佛「心」,而人所以不同於佛,也就在於「人心」有別於「佛心」。同樣的心,為什麼會有凡 (人) 聖 (佛) 的不同? 怎麼樣才能超凡人聖,轉人心為佛心?

唯識就針對這顆神秘的心作了種種現象、功用、實質、轉化等多方面的精細探討。

唯識把我們凡夫千變萬化的心稱為「識」,把「識」又分成八大類 — 眼、耳、鼻、舌、身、意、末那、阿賴耶等八識。至於如來那顆變而不變的心王則別稱為般若,為菩提,為涅槃,又名「大圓鏡智」。

譬如參禪的有時參到了無何有之鄉,念佛的有時念到了一念不生,甚至佛號都提不起,觀想的有時把佛像觀得清清楚楚,乃至於觀到佛即是我,我即是佛,儘管以上 這種定境持續上好幾天,甚至於吃飯、睡覺,都仍然處在這種定境中,但必須要知道工夫到了這一步,也還是沒有脫離意識的圈子。

我們如何從這 種意識的境界超越到本體的天地,如何再進而發揮它的功用,以至於旋乾轉坤 (學禪的與主人翁合而為一,修淨土的立地證淨),有趣而耐人尋味的是這關鍵仍在於 意識。「轉其名而不轉其實」(參考下節《觀想和念佛》以及後面對「正受」的註解),就是六祖對轉識成智這步神功所作的簡單而又明了的註解。多少有志於此道 的學者對著《六祖壇經》,都只注意到「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這些花邊小語,至於工夫上的座右銘卻往往一掃而過,真使人不禁有「曲高和寡」之嘆了。

如果不通唯識的學理,不在意識上下番踏踏實實的靜定工夫,則不僅大乘門中沒有我們立足之地,就連小乘的成果也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觀想和念佛

非常簡要地介紹過淨土和禪宗、唯識的關聯後,讓我們看看《觀無量壽佛經》的主旨。

淨土三經中的其餘二經都是以「執持名號」為主,也就是平常人所謂的「念佛」法門。至於這部《觀無量壽佛經》則以「觀想」佛像、佛土為入門法則,其實這也 是一種「念佛」法門,但是一般人們對「念佛」、「觀想」都沒有透徹的瞭解,所以就莫名其妙地認為《阿彌陀經》的「念佛」簡而易行,《觀無量壽佛經》的「觀 想」繁而難入。

為什麼「觀想」也就是「念佛」? 下面將就經文裏的觀想法門陸續加以解說。

這部經裏介紹了十六種觀想的方法,所以也有別稱為《十六觀經》。

提到「觀」字常會被人誤以為是用眼睛看,其實這裏的觀是指用心眼看,也就是在第六意識中呈現出影像。所以唐代以後在「觀」字下加一個「想」字,就成了「觀想」。

我們舉個最淺近的例子,一個導演在安排一場戲劇之前,或者一個畫家在揮毫一幅作品之前,腦海中已經浮現了一個意象,一種構想,這種情形可以說是一種最初步的觀想境界。

通常我們只要一提到某位最鐘意的電影明星,或者自己最懷念的親人,腦海中即刻就會蕩漾出他們的音容。但是,要我們觀想菩薩們的慈顏,腦海中卻空空如也。

這是什麼道理?一想之下,原來是從未見過菩薩的模樣,難怪觀想不出來了。這種唯物觀點的論調當然也言之成理,不過佛法唯心的觀點卻不以為然。

佛法的唯心觀不同於西洋哲學的唯心論:西洋唯心的心並未超越心理的意識,而他們所研究的心理範圍,始終還在佛法的第六意識中打轉轉。譬如他們的潛意識、第六感都屬於第六意識中的獨影意識;至於最近「超心理學」的研究,也仍未脫離第六意識的範圍,雖然偶爾碰到一點第八識的外圍的外圍,但他們還只在發現問題的 階段。至於發展成一套稍具系統的理論,則尚須長時間的努力。

至於佛法的唯心觀則氣象萬千。譽滿全球的六祖在徹悟之後曾說了幾句話,我們姑且拿來做佛法唯心的簡要敘述。「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無動搖,何期自性本不生滅,何期自性能生萬法。」從這個觀點看,佛法唯心的心涵蓋了心理、物理,有如萬化之總源。所以諸佛菩薩乃至諸佛世界原本都在我們心量當中,也都包含在我們自性的功能裏。但是為什麼我們睜開眼,看到的只是這娑婆世界的種種? 閉起眼,又是烏漆一團? 諸佛菩薩、清淨國土的芳蹤怎麼絲毫不見呢? 很簡單,這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道理 (至於能近朱,能近墨,能赤能黑的並無動搖)。我們日常都把自性功能消耗在綿綿密密的塵勞妄想上,這股精力的投資又換回一串串的惡習。由於這些世間業氣(業力習氣)的混擾,諸如財、色、名、利等 惡勢力就把菩薩們擋駕到腦後。正所謂「舉世皆從忙裏老,幾人肯向死前休」。只要我們心平氣和,對於自己諄諄善誘,從「少私寡欲」(戒)「寧靜致遠」(定) 上著手,這些迷途的羔羊終會良心發現,把菩薩請入中堂,而返璞歸真 (慧)。從此我們就可「隨心所欲不逾矩」地來一番逍遙遊了。

說到這裏, 我們可歸結出《阿彌陀經》、《觀無量壽佛經》所以要我們念佛號,或觀佛像,無非是借此使我們心猿意馬的第六意識 (凡夫日常的心境) 先做到制心一處,轉成無分別的「妙觀察智」。而後再把第六意識的根根 — 第七識 (我執) 轉成「平等性智」。做到了這一步,才能談得到入定。至於人我雙亡,真淨土的呈現則必須把第 八識再轉成「大圓鏡智」了 (概言之,戒是對前五識和第六意識而言,定則對第七識而言,慧則對第八識而言)。至於如何觀想,如何轉識成智,講解經文時會再加 敘述。

大道廢有仁義

在進入經文前,還有一點值得一提的,就是釋迦牟尼當時的時代背景,和孔子所處的春秋戰國有許多雷同之處。從三藏十二部的記述中,我們可以看出不少印度當 時「臣弒其君,子弒其父」的事例。對於這個時代問題,釋迦牟尼和孔子不約而同地主張要以教化來對治,所不同的是釋迦牟尼比孔子更重於人心的轉化,而且對這 萬惡之源,也是眾善之本的心作了一番更深入更徹底的探討。因此佛家除了有五戒、十善等 (相當於儒家的禮和人倫規範的禮儀) 勸告,主要精神還是在於心地法門 的揭示。為了了此心事,為了善用心力,因而不厭其詳地演出天台止觀、密宗觀想、禪宗參禪、淨土念佛等多門方便。這本經就從一個「子不子」的事端而引申到十六種觀想的解脫法門。

說到這裏,不期然又想起了老子的「大道廢有仁義,慧智出有大偽,六親不和有孝慈,國家昏亂有忠臣」,現在且看正文。

耆闍崛山也就是釋迦拈花微笑的靈山,當時參加此盛會的除了常隨眾一千二百五十人以外,還有三萬兩千位菩薩,文殊師利菩薩為此會的首座。從釋迦牟尼一向隨機施教的教育態度看來,這部《觀無量壽經》是以大乘為主。但是許多學佛的都往往把淨土宗看成愚夫愚婦的玩意,真使人啼笑皆非。

據說有位誨人不倦的老師,別具只眼,多生以前就看上釋迦牟尼,料準他異日必有所成,因此生生追隨釋迦牟尼的左右,專門和他作對,以「餓其體膚,勞其筋骨,苦其心志」。在釋迦牟尼成佛的這一生,這位偉大的老師扮演了他的堂弟調達 — 提婆達多這個角色。

印度當時有個大國叫王舍,王舍國的一位太子阿闍世和調達私交甚篤。這位太子聽了調達的唆使,把王舍國的國王頻婆娑羅,也就是他自己的父親幽禁在七重密室裏,不準任何臣子前往探視。王後韋提希和國王二人伉儷情深,每次會面時先洗過澡,拿酥蜜和麨塗在身上,同時把葡萄汁藏在裝飾品裏偷偷帶去給國王。 國王吃飽後漱了口,感慨萬千地向著耆闍崛山,對世尊遙致禮敬:「世尊,您那神通第一的徒弟大目犍連是我的親戚,請您讓他發發慈悲,來傳我八關齋戒。」

目犍連即時運展了神足通,一眨眼功夫就到了國王的禁室,傳授八關齋戒,釋迦牟尼同時派遣富樓那為國王說法,如此經過了三個星期,國王吃了麨蜜,又聽了難得一聞的佛法,因此氣色和潤,精神舒暢。

過了些時,阿闍世王問看門的侍衛:「父王現在還活著嗎?」侍衛說:「王太後身塗麨蜜,瓔珞盛漿,供上王食用。目連、富樓那從空而降為王說法,我們無法阻擋。」

阿闍世一聽大怒:「母親竟與賊王為伍,當然也是賊黨,沙門更是可惡,幻惑咒術使此惡王多日不死。」於是拔劍而起,想殺害他的母親,此時幸而有月光和耆婆兩位聰明多智的臣子同時對王作禮:「大王,我看婆羅門教的《吠陀經》上記載,從劫初以來許多惡王為了貪求國位,殺害了自己的父王,這種事例有一萬八千多件。 卻從來沒聽說過無道而殺害了自己的母親。大王如今要做這種傷天害理之事,是粗暴賤民的行為,有損我們貴族名聲,臣等實在不忍預聞,我們只好就此求去了。」 兩位大臣說罷,以手按劍行禮而退。阿闍世驚怖惶懼地對耆婆說:「你不顧我了嗎?」耆婆說:「大王,千萬不要殺害您的母親。」阿闍世聽了,即刻懺悔求援,收 起寶劍,不再殺害他的母親。對內官下令:「將王太后閉置深宮,不準出來。」

韋提希被關在深宮,滿心憂愁,形神憔悴地向耆闍崛山對佛作禮: 「如來世尊,從前每逢我煩憂時,您總是差遣阿難來慰問我,如今我遭此厄難,無法親見您的德容,希望您能派遣目連和阿難來看看我。」祝禱完畢,淚下如雨,遙 遙向佛作禮。頭還沒抬起,世尊在耆闍崛山已經知道了韋提希所動的心念,隨時差遣大目犍連和阿難乘空而往。世尊也同時從耆闍崛山消逝,出現於深宮中。

韋提希禮拜完畢抬起頭,看見世尊坐在百寶蓮花中,身放紫金色光,目連侍於左,阿難侍於右;釋梵護世諸天在虛空中普雨天花以為供養。韋提希一見世尊就取下寶 珠等裝飾,五體投地悲泣道:「世尊,我前世造了什麼罪業,生下了這麼個不肖的兒子!世尊,又為什麼因緣竟和提婆達多牽扯上關係?希望世尊為我解說消除煩惱 的大道,我如今只想求道,再不希罕這閻浮提濁惡世界的一切虛榮。在這世界上,到處充滿了地獄、餓鬼、畜生等不善之類的行為,但願我未來聽不到惡聲,看不到 惡人。我現在向您頂禮,衷心懺悔,希望您能讓我看到清淨佛土。」

世尊從眉間放出金色光輝,普照十方無量世界,而後金光返至佛頂,化為金台,廣大如須彌山,十方諸佛淨妙國土都普遍呈現其中。

眉間放光屬報身神通;頭頂放光屬法身神通;唇嘴放光屬化身神通。

從眉間放光還至頭頂,這是工夫境界,也可以說是自性功能;就密意而言,這些神通是生理功能的發揮,只要我們身上的業力轉化,就可變化自如。中國的道家也早有「人身為一小宇宙」的看法。

現在讓我們瀏覽一下由釋迦牟尼心力的感召,在他身上所呈現出各方善行所造成的佛國世界。

有些佛國一眼望去全是琉璃珠寶,有些佛國是漫無邊際的蓮花,有些佛國清華絕倫有如自在天官,有些佛國就像面光滑的鏡子,十方清淨國土都在其中呈現,如此無數無盡的莊嚴佛國都清晰的顯現。
韋提希一一觀覽之後對佛說:「世尊,這些佛國雖然處處都清淨光明,我卻最鐘意於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希望世尊能教我如何思維修持,如何得到正受,以便往生淨土。」

「思惟」在禪宗而言就是「參」,參究無明煩惱、妄想雜念自何方來? 往何處去? 除去這些綿綿密密的雜思亂想,我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動念」和「無念」之間那 恆常不變的「佛性」「真心」在哪裏?在我們身上? 還是在我們心裏? 如何悟入? 如何保持? 這一點在前面《禪、唯識、淨土》一節裏也曾約略提到,至於詳情以後 將另作專題討論。

總之,般若智慧即由思惟修持而來。

「思惟」在淨土宗而言就是「念佛」。表面看來,念佛和禪宗的思惟似乎是 兩回事,因此數不清的淨土行者都以為一心一意的念著佛,把佛念來了,往生淨土就算了事。殊不知把佛念到了眼前,佛還是佛,我還是我。殊不知往生極樂固是 「往生」,往生娑婆不一樣是「往生」? 殊不知往生琉璃宮殿後還有一段大事因緣。這一段和禪宗乃至其他各宗的最終極旨可說毫無二致,究竟是什麼?講到第十四 觀「上品上生」時,經文中會有明白的揭示。

和「思惟」(慧) 同樣重要的是「正受」(定)。梵文譯音為三昧,也就是禪定的意思。《觀經玄 義》日:「言正受者,想心都息,緣慮並亡,三昧相應,名為正受。」一般人依文解意,提到人定,就想到不吃不喝,一閉眼再一睜眼就已物換星移,春去多時了。 再加上佛法中常有「去妄想」、「四大皆空」等說法,於是許多學佛打坐的上了座就有意無意地想求一個「空」,在心境上又加 (求空) 又減 (息念) 地亂忙一通, 忙了半天結果是「修道者如牛毛,成道者如麟角」。讓我們看看《大乘義章》對禪定(正受)如何解釋的:「離於邪亂故說為正,納法稱受。」這可以說是對禪定的 一個很好的敘述。所謂「離於邪亂」,說通俗點,就是清明、純淨;「納法」的「法」則包括了世間、出世間的一切理、一切事。由此我們可知「禪定」(正受), 不一定是「耽空住寂」,也不一定是空空洞洞的什麼都不知道。只要「離於邪亂」,「物來則應,過去不留」,則不論上座用功,或日常處事,都算是處在定中。

關於這點,我們還可以參考唯識上特別提出的「五遍行」 — 作意、觸、受、想、思。這五種心的作用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都永遠存在。或許有人會說瞎子對光線 沒有感「受」,但是他眼前黑洞洞的就是「受」;至於神經痲痺的人,他那痲痺的部分也多少有點麻木的「受」。入了定則有所謂百千三昧,也就是有成千成百各種 不同的定境 (正受)。除了「受」,其他四種心的作用都存在各種凡聖的境界。但是一般學佛的通常都以為作意、觸、受、想、思這五種心的作用只是凡夫的妄想境 界,殊不知成了佛的般若境界仍不離這「作意、觸、受、想、思」。至於從凡夫修煉成佛陀的憑借也不外就是「作意、觸、受、想、思」這五遍行。那麼曆盡千辛萬 苦成了佛,和芸芸眾生之間有什麼不同?日常修行用功,和任意浮沉又有什麼不同?這是修行用功非常重要的一個觀念問題。認清楚了,「鬱鬱黃花無非般若,青青 翠竹悉是法身」,行、住、坐、臥都是修行;認不清的話,雖然念佛、打坐,也只是妄想。

我的禪宗心法老師袁先生曾說了一句名言:「知妄想為空,妄想即是般若。執般若為有,般若即是妄想。」換言之,如果能作得了身、心的主;遇到事情該提起時就 提得起 (用),該放下時就放得下(空),這就是境界般若 (物來則應,過去不留)。否則,像我們平常,頭痛不能叫它不痛,腰酸了不能叫它不酸。不但作不了身 子的主,連自己的心念都管不住。經常胡思亂想,甚至不知到底想些什麼,知道了亂想的無謂,卻怎麼也停不住。許多損人不利己的事就這麼糊裏糊塗地做了出來,因此「至可憐愍者也眾生」— 就成了釋迦牟尼的口頭語。

其實,凡聖所不同的就在於前者迷糊而隨境流轉,後者清明而超然物外。中國道家說了句很美的話「神仙無別法,只生歡喜不生愁」,和佛家的正受可以說有異曲同工的會意之妙。

這麼看來成佛豈不太尋常? 的確,平常心就是道,最平凡的也就是最不平凡的。如今要這群念念在「不平凡」上打轉的我們,收回「放心」,歸真返璞地做到「和光同塵」的平凡境界,真是談何容易!因此古人有雲:「成佛作祖乃大丈夫行徑,非帝王將相之所能為。」於是佛家就為此提出了種種修行法門,諸如念佛、止觀、參 禪、觀想,等等。

懂得了這層道理,學佛修道的行者無論在日用行事或上坐用功時,才知道如何心平氣和地陶化這顆野馬塵埃之心。久而久之,他們自會「無事不登三寶殿」。再度出現時卻是「水月道場,空花梵行」的另一番景象了。

韋提希一語問出三藏十二部的重心所在 —「思惟」、「正受」,世尊不禁破顏微笑,即時從口中放出五色寶光,灑照到頻婆娑羅王的頭頂。

這才是真正的灌頂,記得引導我學禪的大師袁先生曾說:「諸佛菩薩隨時都在給我灌頂,我也時時給他們灌頂。」不明理的人聽了不是以瘋狂視之,就是迷信地想人非非。其實這是功夫境界,本身自性放出的光和如來的光,光光相照,不就是互相灌頂嗎?

這個時候,大王雖然被幽閉在禁室裏,「心眼」卻無障礙,遙遙地望見世尊,五體投地施以禮拜。見地、功夫自然增進,立刻修成了阿那含,進入了初禪之門。

平常打坐時心裏風起雲湧的妄想,乃至於妄想不起了,心裏還有一個「空」的「念頭」,這都屬於「心障」。

至於眼前黑洞洞的一片無明,就是「眼障」的緣故,如果用功到忘身,而進入非肉眼所見的清淨無邊之境,就是眼無障的一端。

我們所以不能成道,就因為心、眼有障,如果心、眼障消就能見佛,也可以說是初人明心見性之門了。

這時候世尊又對韋提希說:「你知道嗎? 阿彌陀佛離此不遠。」

《阿彌陀經》上卻說:「從是西方,過十萬億佛土有世界名曰極樂,其土有佛號阿彌陀。」

這兩種說法哪一種才對呢? 對我們這群凡夫俗子而言,阿彌陀佛無疑是遠在天邊。有朝一日乘上人造衛星,來個太空漫遊,也不見得能找到這西天的樂園。那麼世尊 何以又對韋提希說「阿彌陀佛離此不遠」? 這和某些宗教所說「道在我們心裏」是同一個口吻,也就是「道不遠人,人自遠道」的意思,只要我們心地上是一片淨 土,阿彌陀佛自然顯現,要怎樣心地才會是一片淨土呢?這就必須修持淨業了。

接著又說:「你現在留心看看『淨業』修成,生於彼岸的人們具備了些什麼條件,我概略地為你介紹一下,也好讓後世想往生極樂的人們有個典範。」

通常我們一看到有人做了樁壞事,就會脫口而出,「造業! 造業!」學佛之後,看到某人不太順眼,「業力深重」這頂帽子就送了出去。

其實學佛的也個個在造業,阿彌陀佛如果不是「業力深重」,西方樂園就不會出現。這話怎麼說呢?

我們再看看六祖 —「眾生無邊誓願度,煩惱無盡誓願斷,法門無量誓願學,佛道無上誓願成」。這四弘誓願不也是一股強烈的業力?

其實「業」也就相當於事業之業,善的是善業,惡的是惡業;造業並不一定是「造孽」。人們不造善業就不可能成佛,成了佛不造善業就不可能普度眾生。

法藏比丘以一國王之尊,拋卻了榮華,離棄了富貴,動心忍性地行人所不能行,忍人所不能忍。成就了「為天地立心」這至高無上的成就之後,又流露出「為生民立 命,為萬世開太平」的偉大精神;立下四十八條大願,為受苦受難的人們建立了一處非言語所能盡其美妙的樂園 — 極樂世界,廣攬天下同好,無條件供應各人精神 或物質方面最美好的需求。我們不得不承認這是一項豐功偉「業」。

這座樂園的大門永遠是敞開的,只要我們「淨業有成」,這片淨土即可呼之而來。

「淨業」到底是什麼呢?

 釋迦牟尼說:「要想往生,必須修行三福。首先要孝順父母,尊敬師長,慈心不殺,行持十善業。

俗語說:「萬惡淫為首,眾善孝為先。」這是中國文化的基本精神,而釋迦牟尼舉示學佛淨業的第一步恰好也是「孝、敬」,由於這個基礎觀念的相同,因此佛教進人中國,一拍即合地融入大漢文化,而後再放射出中國佛教的絢麗光彩。

至於後世理學家攻擊佛教的首項罪狀「無父無君」,則不免使人有哭笑不得之感。

其次,要受持三皈 — 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具足眾戒,不犯威儀。

「戒」相當於中國《禮記》中的「禮」;佛家分劃得更詳盡,依各人修持程度而漸次分為五戒、沙彌 (尼) 戒、比丘 (尼) 戒、菩薩戒等。

威儀則相當於中國儀禮之儀。

「最後,要發菩提心,深信因果,讀誦大乘,勸進行者。」

在佛教界裏我們經常聽到「發心」這字眼,「發心」成為布施行善的代名詞。其實「發心」的正宗意義是「發菩提心」,也就是「發道心」的意思,除了自己的明心 見性外,還希望並輔助敘述每個人都求得無上大道而自在逍遙。講得明白點,我們可以說它是「自度度他」「悲智雙運」的大道。這是佛法的中心所在,也是佛法追求的 目標。

至於大小乘佛法的理論基礎則建立於三世因果、六道輪迴上;儒道兩家也有這種觀念,所不同的是儒家的三世,乃謂「祖父、父親、兒 子」,這層人世間的三世關係而言,如《易經》上所說,「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而佛道兩家則更徹底地探究到每一個生命的過去 (前生)、 現在 (今生)、未來 (來生) 這一層的三世因果關係。

上面所講的三件事就叫做「淨業」,它們是過去、未來、現在三世諸佛淨業成就的主要原因。

如果我們說得廣泛些,一切修行的法門都包括在淨業當中,而淨業也可以說是學佛的目的。雖說佛門是片智慧的園地,但修行福德也是不可缺少的一環。修福所以重 要,除了「普度眾生」這個原因外,「福」「智」二者相輔相成也是個重要因素。多一分智慧自然會多行一分善事,多增一分福德;多行一分善事,多增一份福德, 也自然會多增一分智慧。道家對此有相同觀點,於是有修滿若干功德才能成某種仙的說法。

因此,如果我們見地、功夫尚未純熟,則不僅代表我們智慧資糧的欠缺,同時也代表我們福德資糧的不足。有鑑於此,我們應當力求懺悔,在「正心、誠意、修身、助人」上多多努力。

釋迦牟尼接著對阿難及韋提希說:「你們注意用心聽,我現在為未來一切煩惱眾生講說清淨業。韋提希問得真好,阿難,你要把這道理記住,並照著去做,將來好為 眾生們宣揚這修行要門。我現在教韋提希及未來一切眾生,看到西方極樂世界,因佛力的輔助敘述,就好像照鏡子一樣清晰。看到那裏種種極其美妙的樂事,心中自然充 滿歡喜,即時悟到無生法忍,而切斷妄念。你目前只是個凡夫,心裏摻雜了種種雜惡的想頭、習氣,因此無法得到天眼通,不能隨意看到想看的東西。諸佛如來經過 修持,有特殊的能力所以能夠使你一飽眼福。」

韋提希就問:「世尊,如今我因佛力的加持,看到了淨土;但是如果您過世以後,那許多濁惡不善,受到八苦煎熬的眾生們,要怎麼樣才能見到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

釋迦牟尼說:「你和其他眾生都應當專心系念一處地想著西方淨土。」

「專心系念一處」是修行作工夫的絕對指標。但這「一處」卻不是指某一固定處所,許多傳授觀想的都教人們把明點或其他佛像觀想在身上的某一部位,或者觀想在 頭頂上的虛空。這種初步的辦法不能算錯,但卻只適合某一部分人;因為各人生理、心理稟賦的不同,所以觀想處所的部位也因而不同。

普通人的觀想,固然要專心系念於所觀想之處,但這一處卻不要擺在身內,也不要擺在身外。譬如觀想菩薩,只要意境上維繫著菩薩的影像就好,不要有意的把菩薩觀想在什麼部位。

現在釋迦牟尼要我們觀想西方極樂世界,對這未謀一面的樂園,我們從何想起呢? 讓我們看看釋迦牟尼作何說法。

眾生們差不多個個都有眼睛,也都看過太陽,所以第一步釋迦牟尼要我們端身向西正坐,留心觀想一顆像懸鼓般將要下山的太陽,使心念就定在這影像上,在觀想這 顆太陽的同時,難免心裏還有其他雜念出現,不要介意,也不要理會,只要盡可能使太陽的影像存留在心念上就好。久而久之,雜想越來越少,太陽影像就越來越清 楚。最後不論開眼閉眼,這顆太陽都清清楚楚地呈現在心中。這就叫做「日想」,也就是「初觀」。

意念中的「日輪」生起後,就觀想而言只是「生起次第」,到這一步,還必須再把「日輪」乃至整個身、心都空掉,才算進入「圓滿次第」。初觀成就了以後,下面的觀想就都輕而易舉了。

看到這淨土法門的第一關,我們可以一提戒律森嚴的律宗。律宗的首要宗旨,在於斷除財、色、名、食、睡等五種惡習。在對治「睡欲」的戒律中很巧的,有一條是 睡前必須諦觀日輪,進一步再使這顆日輪始終保持在睡夢中。這步功夫純熟了,睡覺時就頭腦清晰,不再迷迷糊糊地亂動念頭,如此,時間雖短,卻能得到充分的休息。

至於密宗,有部大日如來的經典《大日經》,所傳述的修法也是以「觀日」法門的原理為主,配合性相的學理,再糅合一些當時印度的類似法門而成。除此,密宗還有「修明點」的方法。道家也有久視太陽的訣竅。

但是我們都很熟悉《金剛經》上的一句話:「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修道不是要去妄想的嗎?

何以各宗各派都不約而同地提出了這種「看光」的修持? 因為借著「日輪」、「明點」的一點幻光,觀久了,定住之後,就會引發出我們本性的光明。到了這一地步,我們會覺得和光 (非日、月等世間的光明)打成一片,「光即是我,我即是光」。

此時雖然我們和自性光明融為一體,但要明白這片光明仍是一種現狀,是本性功能的一端,如果以為這樣就算見到了我們圓明清淨的自性,那才是大無明 (無明如果就「事」而言:閉起眼睛黑洞洞的看不見東西;牆壁一擋,又看不見後面的東西。就「理」而言:凡是沒有悟道,沒有證覺菩提就叫無明)。

在進入經文「第二觀」之前,有一點要特別提起大家注意的,修習觀想的過程中常會有「眼通」的現象發生。初期還不是真神通,雖然有時能正確地預先見到將來的事 情,也能清楚看到好久以前的故事,但這只是氣脈將通未通前在視覺方面所引發的特殊功能。如果沉湎在這一步境界,玩弄起這種小眼通,當然就無法「專心系念一 處」地繼續用功,無上道果又怎麼可能求得?因此,修觀想的用功到這一步,切要注意,必須戒除眼通,把眼前影像空掉。如果最初沒有辦法把眼前的影像空掉,最 起碼必須守住「視若未睹」「置之不理」的原則。久而久之,幻相就會隨我們的心意而不見蹤跡。至於參禪的有所謂「佛來打佛,魔來打魔」,雖然不限於這層道理,但是和這個道理也有關係。

「日想」的初觀成就之後,下一步 — 第二觀是「水想」,第三觀是「地想」,第四觀是「樹想」,第五觀是「八功德水想」,第六觀是「總觀想」,第七觀是「華座想」,第八觀是「像想」,第九觀是「遍觀一切色身相」,第十觀是「觀觀世音菩薩真實色身相」,第十一觀是 「觀大勢至色身相」,第十二觀是「普觀想」,第十三觀是「雜想觀」,第十四觀是「上輩 (品) 生想」,第十五觀是「中輩 (品) 生想」,第十六觀是「下輩 (品) 生想」。

只要「初觀」成就了,下面的這些觀想很容易就都能修成,因此細節不再多敘 (可參考原文,並加智慧理解)。現在只就幾個重要的概念做個補充性的解說。

第八觀裏有段經文:

「諸佛如來是法界身,入一切眾生心想中。是故汝等心想佛時,是心是三十二相,八十隨形好。是心作佛,是心是佛,諸佛正遍知海從心想生,是故應當一心系念,諦觀彼佛,多陀阿伽度,阿羅訶。三藐三佛陀。」

 

這段話對那些以禪理標榜而藐視淨土為迷信的人們,真可說是一記當頭棒喝。盲目念佛而誣蔑禪宗為狂妄的人們,看了這些道理也該清醒清醒了。現在讓我們對這段話再作稍微詳細的討論。

「諸佛如來是法界身,入一切眾生心想中。」

法界身也就是法身,它無形無狀,很難用文詞解敘述白,我們可以勉強說它「放之則彌六合」— 擴充而言,它涵蓋了整個宇宙;「卷之則藏於密」— 縮小而言, 它就蘊藏在我們的心中。所以,「諸佛如來是法界身,入一切眾生心想中」。也可以說是「眾生皆有佛性」的另一個說法。我們由此對「信佛」「學佛」「念佛」的 「成佛」意義應該可以有更確切的領會了。

對於這一點,下面還有更進一步的敘述。

「是故汝等心想佛時,是心即是三十二相,八十隨形好,是心作佛。是心是佛。諸佛正遍知海從心想生,是故應當一心系念,諦觀彼佛。」

「心、佛、眾生」三無差別的精神在這段話裏透露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淨土和禪的差別在哪裏? 很明顯的,釋迦牟尼對淨土「念佛」法門的指示,是要我們「心想佛」「一心系念,諦觀彼佛」。一般修習淨土非常用功的人們嘴上常掛著佛號,固然是很可喜的現象,但是必須切實檢點一番,念佛時這顆心有沒有和佛相應, 「心」裏是不是真「想」著佛? 是不是有如「曆曆情人掛眼前」般「一心系念」地有個佛的影子? 如果不是這麼回事的話,那麼「是心」沒有「作佛」,「是心」不 「是佛」,阿彌陀佛不會現前,極樂世界永遠在那遙遠的西天。

要想「是心作佛」「是心是佛」,登上如來寶座,那麼就照經上所說「一心系念,諦觀彼佛」就行了嗎?

絕對不行,「一心系念,諦觀彼佛」只是修「定」的要門。而佛法講求的是「定慧等持」,這「慧」力要如何修持呢?除了參研佛理外,還要靠善心、福德來培養。 如果善心、功德不夠,就好比提煉的火候不夠,業力、習氣就無法徹底轉化。如此不僅慧力不夠精深,定力也無法穩固。

這也就是釋迦牟尼何以訶責小乘為焦芽敗種的道理。因此,修成小乘極果 — 大阿羅漢後,經歷了八萬四千大劫還得再回心向大,發起大乘入世之心,「勞其筋骨,餓其體膚,苦其心志」而後,才能進入「不生不滅」的如來之門。

所以,第十四觀裏說到「上品上生」必須發三種心 — 至誠心、深心、回嚮發願心。也就是要「慈心不殺,具諸戒行;讀誦大乘方等經典;修行六念 (念佛、念法、念僧、念戒、念施、念天);回嚮發願 (利世救人),願生彼國」。

「具此功德,一日乃至七日,即得往生。」往產生就後,就了事了嗎? 往產生就還只剛剛入門,入門之後還有一段大事因緣。

且看經文:

「生彼國已,見佛色身,眾相具足,見諸菩薩,色相具足,光明寶林。演說妙法。聞已,即悟『無生法忍』,經須臾間,曆事諸佛,遍十方界,於諸佛前,次第受記,還至本國得『無量百千陀羅尼門』是名上品上生者」。

 

這才是佛法的中心所在,淨土到此大致相當於禪宗所謂「一悟千悟」的大徹大悟。

至於密宗修觀想的朋友,對此也必須特別注意,佛像觀想成就了,千萬不可畫地自限,得少為足。雖然觀想成就了,但是和佛法的中心可以說是兩回事。還必須百尺 竿頭更進一步,如果沒有悟入「無生法忍」,沒有得到「無量百千陀羅尼門」,那麼始終還是佛門的門外漢,一切佛像、聖境也還只是妄想。

隨興說到這裏,大致可以對佛法「萬法歸宗」的宏偉氣象有個概略的交代。《觀無量壽經》雖說是淨土法門的揭示,相信對學禪、學密的人們也可以有所助益。

                  (1974年講於台北奇岩精舍)

唯識與中觀 

宗鏡錄略講

Contact Us

Contact Info

350 5th Ave, Floor 64,
Austin, TX, 78718

+123 456 7896

info@gmail.com

Follow On

It’s Time to Start Growing Your Business

Nam libero tempore, cum soluta nobis est eligendi optio cumque nihil impedit quo minus id quod maxime. Nam libero tempore, cum soluta nobis est eligendi optio cumque nihil impedit quo minus id quod maxime.

This uses the Divi tabs module, so you can style it however you want using Divi’s built in design controls!

Pretty nifty eh?

And of course you can add images or whatever you want here too.

Tabs are nothing new, but tabs that display inside your mega menu are pretty awesome 🙂

More awesome stuff goes here
More awesome stuff goes here
More awesome stuff goes here